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今天,5月8日,是母亲节。85年前,古城南京沦陷,无数绝望又无助的母亲失去生命、家园和孩子,多少年幼、哭僵的孩子被寒冷和惊恐凝冻。

当年,国际友人约翰·拉贝在日记中记录了众多南京母亲的悲惨遭遇。字字滴血,句句泣泪……

母亲用生命孕育孩子  却无力保护好他(她)

只想着如何活过今晚、家园被夷为平地、目睹自己的孩子被日本兵残害却无力保护……对于一位母亲来说,这些是多么残忍的事。

这样心碎的一幕幕,在沦陷后的南京随处可见……

摘自《拉贝日记》:

【1937.12.20】12月19日下午5时许,一年轻男子在母亲的陪同下被送到了我们总部,日本士兵无缘无故用刺刀刺他的胸部。

【1937.12.27】12月22日,2名日本士兵在金陵大学蚕厂难民收容所强奸了一名13岁的姑娘,其母亲想阻止对她女儿的奸污而被打伤。

【1938.1.22】元旦那天,几个日本士兵寻开心。一个漂亮女孩子的母亲来叫我,并跪在地上哭着恳求我帮她忙……

【1938.2.2】1月30日,姚彩珍(音译),一位16岁的少女,与她母亲一起前往鼓楼医院探视病人。在鼓楼附近,两个日本士兵把她摔倒在地,在光天化日之下强奸了她。

【1938.2.11】这个士兵想要强奸其女,遭到反抗,随后,他把这3位妇女锁人屋内,纵火烧屋。一个女儿被烧成了焦炭,母亲脸部严重灼伤,此案正在调查中。

【1938.2.11】日本士兵随即冲进屋子里,枪杀了她抱在怀里的孩子,同一颗子弹还打伤了她的手臂。

战火纷飞中  母亲用身体直面日军刺刀

无数母亲用柔弱的胸膛直面日军滴血的刺刀,只为自己的孩子求得哪怕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摘自《拉贝日记》:

【1937.12.22】12月19日下午,一名日本士兵在美国学校(五台山)试图强奸一名怀有6个半月身孕的19岁的中国女子,当女子反抗时,日本士兵手执匕首或是刺刀向她袭击。该女子胸部和脸部有19处刀伤,腿上也有数处刀伤,下身有一个很深的刀伤,胎儿的心跳已经听不见。

这位反抗日本兵的女子名叫李秀英,图为她被送到鼓楼医院救治时的照片(采自《拉贝日记》)

【1938.2.5】1月29日上午10时,阴阳营的陈先生报告说,2个日本士兵闯入他家要姑娘,他母亲恳切哀求,才使他们平静下来。

【1938.2.5】1月29日,魏金生(音译)报告说,下午2时,2个日本士兵闯入他天目路家中,一个把守大门,另一个上楼强奸了他嫂子。他母亲对日本士兵下跪求饶,却被他们摔倒在地,他们还用刺刀威胁她。

【1938.2.5】1月30日,家住虎踞关的胡太太做饭时,遭到日本士兵的袭击,要不是她母亲及时相救,她准被强奸。

【1938.2.11】后来几个士兵走进隔壁房间,那里有夏太太的76岁的父亲和74岁的母亲及16岁和14岁的两个女儿。他们要强奸两个女孩时,祖母试图保护她们,立刻就被左轮手枪打死了。

那年冬天后  一家人从此天人相隔

日军屠刀之下,满城疮痍。那年冬天,无数母亲失去生命,无数孩子失去母亲,一家人从此天人相隔……

摘自《拉贝日记》:

【1937.12.18】一个受到惊吓的孩子被军用刺刀刺死,另一个被刺成重伤,即将死去。

【1937.12.19】12月17日,在我的小桃园住处后面的一栋小房子里,一名妇女遭强奸并被刺伤。这名妇女的母亲由于头部被击而受重伤。

【1937.12.27】12月13日,一名11岁的小姑娘同父母亲站在一个防空洞的入口处观看日本人进驻。一名日本士兵用刺刀将父亲刺死,将母亲枪杀。

【1938.1.29】约翰·马吉发现了2名小女孩,一名4岁,一名8岁,她们的家人(共11口)全部惨遭杀害。她俩就守在母亲的尸体边,在一间屋子里待了整整14天,直到被邻居救出。

这2名幸存的小女孩是夏淑琴和她的妹妹。图为约翰·马吉拍摄的夏淑琴家受害后的现场照片(采自《拉贝日记》)

【1938.2.10】2月6日下午近5时,有4名中国人(3男1女)在百子亭后面遭到日本士兵的杀害。临近中午,一位受害者的邻居来到我们办公室,证实了这条消息的准确性。同一天下午近4时半,一位姑娘来到我们办公室,请求我们帮助,因为受害妇女正是她母亲。

【1938.2.11】这个人听说他母亲被打死了,他就离开国际委员会建立的安全区,去证实这消息是否确实。他前往第二区,这是日本人称之为安全的市区,并被推为可以再定居的一个区。他没有找到他母亲的尸体,却碰上了两个日本兵。

拉贝笔下的这些母亲大多没有留下姓名,但我们不能忘记她们。愿永远没有战争,愿天下的母亲不再流泪。

编  辑:潘琳娜

校  审:李  凌 赵伊汉

监  制: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