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这个国庆,电影《长津湖》之外,最受人关注的就是《我和我的父辈》。第一部分《乘风》的故事就来源于一支真实的八路军部队:冀中骑兵团。

吕正操笔下的冀中骑兵团

这组珍贵照片拍摄于1939—1941年,拍摄者是时任冀中军区司令员的吕正操将军。照片中记录的,正是电影中讲述的那支英勇的八路军部队——冀中骑兵团。

冀中骑兵团的前身是国民党40军庞炳勋部的骑兵14旅28团。1940年,在抗战最艰苦的时期,28团在中共地下党员、团长马仁兴(吴京所饰演的角色)的带领下参加八路军,挺进敌后,改编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2团,又称冀中骑兵团。

《吕正操回忆录》中专门提到:“骑兵团战斗在冀中平原,穿插于平汉铁路线之间,采取了长途奔袭、迂回包抄等战术打击日军的侵略,共作战50余次。比较突出的成功战例有夜袭安平县城等。此外,骑兵团还完成了运输物资、护送领导机关过敌封锁线和帮助群众生产等项任务。在坚持冀中平原游击战争中,曾显示了它的威力和作用。”

用马刀砍开一条血路的王牌

“快快地跳上战马,挥动着皮鞭,带着战斗的心,勇敢地冲向前,翻过高山,越过平原,赶上最前线,侦察警戒,步步留心,来到敌后方,打击敌人进攻,保卫边疆,勇敢无敌的,勇敢无敌的,我们的铁骑兵!”这是抗战时期流行在冀中地区的一首抗战歌曲,名叫《我们的铁骑兵》,描写的就是抗日战争时期转战在冀中平原的冀中骑兵团战士。

冀中骑兵团自1940年秋来到冀中后到1941年3月,团长马仁兴对冀中地形、环境、敌情和所执行的任务都有了一定了解,为更好适应环境和战争的需要,全团缩编为6个连,成小团编制,有1200余人,战马1300匹,捷克式步枪、马枪700余支,轻机枪20挺,迫击炮2门。乘马按马匹的颜色区分为白马连、红马连、黑马连,编成内还有缴获日军的20多匹洋马。改编后的冀中骑兵团机动力、战斗力得到进一步加强,是一支令日军闻风丧胆的战斗力量。

在冀中,骑兵团是军区直属部队,也是首长的王牌,哪里情况紧急,他们就被派往哪里。多少次危急时刻,都是由骑兵团用马刀砍开一条血路掩护机关和群众转移。

冀中骑兵团夜袭安平县城(注:不是《亮剑》里的平安县)堪称骑兵战斗中的范例。1941年12月,冀中军区组织了以“反蚕食”为主旨的藁(城)正(定)新(乐)无(极)战役,骑兵团的任务是采用突袭方式攻打安平县城。团长马仁兴对可能来援之敌的行动方向、时间、路线都做了详尽测算,并派出一部兵力,在增援之敌人可能来袭方向实施监控。

1942年1月8日下午7时许,骑兵团远距奔袭,突然出现在距安平县城东15里的长屯村。将马匹安置后,乘夜徒步向安平急进。凌晨零时,部队抵达县城东门,各连按部署展开后发起突袭,很快突破城防。日伪军猝不及防,慌忙抵抗,损失惨重。

在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之际,骑兵团于黎明前撤出战斗。此战毙伤伪军一个半中队,俘伪军、伪职员80余人;解救被捕抗日人员、民夫500余人;缴获长短枪50余支、轻机枪2挺、小炮2门、各种子弹10000余发;电话机5部、军刀10余把及重要文件,药品及其他军用品甚多。

此战打破了日军修通深(县)安(平)公路的企图,创造了骑兵单独攻坚克城的范例。战后军区通令嘉奖,党中央、毛主席专门发来贺电。

向日军反冲锋

1942年我军开始“五一”反“扫荡”作战,冀中骑兵团本已经成功跳出了敌人包围圈,但为了牵制敌人,解救被围的机关干部和群众,他们稍作喘息后,又奉命返回深县、武强、饶阳、安平根据地腹地坚持战斗,几经激战损失很大。

团长马仁兴为缩小目标,将队伍化整为零,在深(县)安(平)路两侧,穿插在敌据点与县城之间袭扰敌人。5月11日夜,骑兵团各连集结到武强县沙洼村,准备总结和布置反“扫荡”工作。12日上午9时,日军合围上来。政委汪乃荣受命带领2连进行阻击,其他部队利用交通沟,分别向西南、西北方向突围。这次日军来势汹汹,集结了地面部队数万人,空中配有3架飞机轰炸扫射。

时任深北县三区区小队2班副班长的李健老人回忆,5月12日冀中骑兵团沙洼突围时与日军用马刀进行了惨烈的白刃战。5月12日晨,冀中骑兵团约五六十骑和日军骑兵展开厮杀,日军狂叫着追赶我骑兵,天上还有敌机轮番投弹、扫射,我骑兵好像已陷入绝境。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号令,冀中骑兵团几十匹战马突然拨转马头,挥舞着战刀,呐喊着向敌群发起决死冲锋,同日军骑兵杀在一起拼马刀,眨眼功夫就把日军的骑兵砍倒10多乘。

两军混战在一起,日军的飞机也失灵了。杀了这个漂亮的“回马枪”之后,趁日军骑兵被打得晕头转向之机,我骑兵团战士迅速撤出了战斗。但突围的部队,除马仁兴带领的三个连未受大的损失外,其他各连,特别是担任阻击任务的2连,人马伤亡很大。

5月20日左右,冀中骑兵团副团长宋辅廷带的3连在蠡县跑曲村与敌遭遇,团长马仁兴之子马乘风(吴磊饰演角色)就在这场战斗中壮烈牺牲。

6月4日在安平县北郝村的一次遭遇战中,政委汪乃荣负重伤饮弹自尽。

几天后,总支书记高尚勇也在战斗中流尽最后一滴血。

参谋长卜云龙和政治处主任杨经国带领的4连,在肃宁和高阳一带多次与敌遭遇,部队损失很大,杨经国壮烈牺牲。

但60多天里,冀中骑兵团在数万敌人的“铁壁合围”中拼死冲杀,硬是用传统的骑兵冲击战术在日军封锁线上撕开一道血的缺口,完成了牵制敌人、掩护冀中区机关和群众突围的任务。1200人的骑兵团,后来只剩下不足400人。

6月上旬,由于形势过于严峻,骑兵团向晋冀鲁豫作战略转移,缩编为骑兵营。半年后,又缩编成了一个大连,编入了冀南骑兵团,冀中骑兵团的番号自此取消。

团长马仁兴,没能看到胜利

影片中,马仁兴与马乘风的父子情感让人破防。

真实历史中,为了抗击日寇,马仁兴一手带起来的冀中骑兵团损失惨重,儿子壮烈牺牲,而他自己,也未能看到中国革命胜利的那天。

马仁兴在解放战争时期已是西满纵队独立1师师长,1947年4月在解放吉林四平的战斗中身中流弹壮烈牺牲,是我军在解放战争中牺牲的为数不多的师级干部之一。

由于骑兵团的其他指挥员也多数在“五一”反“扫荡”中牺牲,这使得冀中骑兵团至今没有一部系统的战史。我们只能从党史、军史记载和存世极少的知情人回忆录中,追寻冀中骑兵团的吉光片羽。

但冀中的百姓永远忘不了英雄的冀中骑兵团。在武强、饶阳、深州三县交界的北大洼一带,冀中骑兵团英勇战斗的事迹一直在当地百姓口中流传。在安平县台城第一个农村党支部纪念馆和武强县“五一”反“扫荡”纪念馆中,都为冀中骑兵团留下了醒目的位置。

在吉林四平,也先后兴建了以马仁兴名字命名的仁兴小学、仁兴路、仁兴商厦和马仁兴烈士铜像广场。

马仁兴和他的冀中骑兵团已变成了一座丰碑,永远矗立在国人的心中。

马仁兴 图自河北省退役军人事务厅

参考史料:《鲜为人知的冀中骑兵团》党史博采2020.3.19

编  辑:赵伊汉

校  审:李  凌

监  制: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