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8月的一个下午,一位略显瘦弱、器宇不凡的日本男子拉着一个沉重的行李箱,大汗淋漓地在东京见到了记者。“这里面有日军自己记录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战斗详报》,还有与侵略南京相关的连续7个月的《阵中日志》,实属孤品,请一定转交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他说。

8月5日,日本爱知县圆光寺住持大东仁将与侵华日军相关的历史资料送到东京。新华社记者 郭丹 摄

打开装得满满当当的行李箱,《极密 自昭和十二年(1937年)十二月九日至十二月十三日 步兵第33连队 南京附近战斗详报》和一摞已经泛黄、碰一下似乎书页就要破碎的《步兵第36连队第11中队 阵中日志》(1937年10月至1938年4月)等约二十种历史资料映入眼中。

这位身穿便服的男子名叫大东仁,是日本爱知县圆光寺的住持。从2005年起,他就在日本收集日军侵华的相关史料。16年来,他收集转交加上无偿捐赠给南京的资料已超过3000份。这次的《战斗详报》《阵中日志》也是受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委托在日本通过拍卖收集到的。由于资料实属珍贵,大东仁特意从名古屋搭车亲自将资料送至东京,只希望这批珍贵史料能尽早送到中国。

这是8月5日日本爱知县圆光寺住持大东仁送到东京的与侵华日军相关的历史资料。新华社记者 郭丹 摄

这是8月5日日本爱知县圆光寺住持大东仁送到东京的与侵华日军相关的历史资料《极密 自昭和十二年(1937年)十二月九日至十二月十三日 步兵第33连队 南京附近战斗详报》新华社记者 郭丹 摄

“《战斗详报》是日军的官方记录,而且是当时、当天记录下来的日志,非常可信。这当中有杀害俘虏的记录,也有在南京放火的记录。可以说非常清楚地记录了日军在南京制造的大屠杀的历史。南京大屠杀不是虚构、更不是谎言!”他说。

“日本有一部分人不承认有南京大屠杀的事实,而这批珍贵的资料就是铁证!虽然只是200人规模的部队的记录,但从中也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一天杀了多少俘虏。在侵略南京的过程中,类似的部队应该还有很多,我会继续寻找尚未发现的《战斗详报》。”大东仁说。

一位日本僧侣为什么会坚持为中国收集日军侵华史料呢?在名古屋圆光寺,大东仁向记者道出了其中缘由。

大东仁1965年出生于爱知县,毕业于奈良大学文学部史学科。“我大学就是学历史的,所以很想了解日本侵华战争的真相。从历史研究的角度,我不能仅仅参照书本,而要更多去实地调查、体验。”

20岁时,大东仁去中国东北考察了1个月,走访了辽宁营口虎石沟万人坑纪念馆、辽宁抚顺平顶山惨案纪念馆、黑龙江哈尔滨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遗址、吉林丰满万人坑遗址……

“那次去中国,每一处我都印象深刻。但最让我震撼的是平顶山惨案纪念馆。那里整村的人都被杀害了,既有老人的遗骸,也有婴儿的遗骸。原来侵略是如此残酷!我心灵感受到的震撼至今无法忘却。当时我就下决心,必须得做点什么!”从中国回来,他开始注重在日本收集日军侵华的相关证据,对侵华战争进行更加全面和深入的研究,并揭批侵略者的战争罪行。

这是8月5日日本爱知县圆光寺住持大东仁送到东京的与侵华日军相关的历史资料《步兵第36连队集成中队 阵中日志》。新华社记者 郭丹 摄

被问到是否会因为收集侵华史料、揭批战争罪行而遭到日本右翼的攻击时,大东仁说,每年3月,他所属教派都会在名古屋举办和平展,已连续举办32年。和平展上,一些右翼分子会大喊“没有南京大屠杀”,言语粗暴地要找他“理论”。大东仁不逃避,也不争吵,而是平静地拿出《战斗详报》这样的证据给他们看。通过不断地“靠证据说话”,右翼分子的态度有了不小的变化。

大东仁说:“这么多年来,虽然只是一点点,他们也在慢慢学习历史,对我有了起码的尊重。我也把长期坚持和他们对话看作自己的工作。每年在他们来之前,我都会重读一遍南京大屠杀相关资料,希望能更准确地回答他们的尖锐问题,也希望自己掌握的知识更深化,能更全面准确地向更多人讲述史实。”

8月20日,日本爱知县圆光寺住持大东仁在寺内接受记者采访。新华社记者 钞文 摄

如今,大东仁转交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珍贵资料已由春秋航空公司专人负责安全运送到中国。得知这一消息后,大东仁告诉记者:“今后我还会继续收集这些史料,只要身体还能动,我就会一直做下去。”

来  源:新华社

编  辑:赵伊汉

校  审:李  凌  

监  制: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