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于无声处让和平直抵人心

江东平

5月18日,南京国际和平艺术中心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揭牌。江东门下,南京大屠杀遇难者丛葬之地,这个曾经被枪炮打碎、被刺刀蹂躏的地方,将致力以艺术连接世界,促进国际和平艺术活动,向世界传播和平之声。

虽说是国际和平艺术中心,其发布的项目并非很宏大,相反,都是可触摸、可参与的,带有普通个体温度的微小展事,“可持续的和平:国际设计专题展”,举办国际和平艺术公开课等等,具体而可亲近。

就在国际和平艺术中心揭牌的同时,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正举行一场名为《时间证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艺术肖像摄影展》。这些幸存者平均年龄超过85岁,镜头下的他们,有名字、有性格、有故事,每个名字都有一段历史。纪念馆历经数十年寻找,拍摄者前后5年跟踪拍摄,才有了这些有温度的生动影像。

于无声处让和平直抵人心,这是南京国际和平艺术中心建立的初心,也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从专题博物馆成为国际和平地标的重要路径。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不缺国家宏大叙事。1984、1998、2006年三次考古,纪念馆发掘出面积达170平方米、至少可见7层遗骨的南京大屠杀江东门万人坑遗址;2014年,国家立法确立每年12月13日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2015年,南京大屠杀档案入选世界记忆遗产名录;2018年,南京成为中国首个、世界第169座国际和平城市。国家力量、地方政府的推动,使得南京大屠杀在世界历史中有了浓重的标记,但距离南京大屠杀纪念活动走向世界、中国和平声音被广泛传递仍有很大距离。

36年前,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建成开放之初,有市民呼吁,要将“血写的历史永远铭刻在南京的土地上”。然而,建筑并不能让血淋淋的历史定格,如果说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建筑那巨大的锐角,是要刺破苍穹为30万冤魂发出历史追问,那么,所有对历史细节的梳理,所有让遇难者从冰冷的数字回归到有故事的人的努力,才是真正将记忆留存,才能使这些记忆超越一个城市和国家的伤痛,成为世界记忆,推动和平永续。

于无声处让和平直抵人心,需要更翔实的历史细节来证实,需要带有强烈个人印记的历史回忆来呈现,需要跨越国界、政治、种族的艺术语言来表达,更需要站在人性的角度来反思。恰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正在探索的——

为遇难者降下半旗,收集遇难者的名字,为每一位幸存者录下影像故事。当遇难者名单墙在延长,口述历史的书页在增厚,每个个体的悲剧愈被展现得愈充分,人们对一个城市、一个民族的彻骨伤痛愈敏感真切,愈能抵抗时间对历史记忆的冲刷。

为写下《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作者张纯如举办专题展览,以她坚持不懈探求南京大屠杀真相的坚韧一生向世人发问:为什么是她?为什么没有更多的张纯如出现,直视那段惨绝人寰的历史,直面人性至暗时刻,去揭示极权之恶和平庸之恶,反省人类何以会丧失良知和理性。

“疑今者,察之古;不知来者,视之往。”2014年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引用《管子·形势》中的一句话阐述历史与未来的辩证关系。理解了这句话,真正探寻了历史伤口的深度,我们才能于无声处让和平直抵人心,达成“昭昭前事,惕惕后人”、“永矢弗谖,祈愿和平”的心愿,才能相携走向和平的未来。

作者 | 特约评论员 郝洪

审校 | 李凌  俞月花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