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从1942年5月1日起,日军集结5万余人兵力,对我冀中抗日根据地进行大“扫荡”,史称“五一大扫荡”。

在大“扫荡”过程中,日军对冀中根据地实施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对中国人民犯下了磬竹难书的罪行,使冀中根据地进入到自建立以来最为艰难的时期。我第3纵队兼冀中军区部队减员达46.8%,大批地方干部牺牲,群众伤亡和被抓达5万余人。亲历了此次大“扫荡”的著名作家、《小兵张嘎》的作者徐光耀回忆起当时的经历,称那是“滚在刺刀尖上的日子”。

百团大战后,为巩固占领区,打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日军华北方面军开始推行“肃正建设三年计划”和“治安强化运动”。“五一大扫荡”即为第四次“治安强化运动”的组成部分。

据日军相关史料记载,此次大“扫荡”的方针是:“对以吕正操为司令的冀中地区的共军主力,进行突然袭击的包围作战,摧毁其根据地,同时在政治、经济、思想上采取各种措施,以便将该地区一举变为治安地区。”为达到这一作战目的,日军集结了5万余人的作战部队,企图捕捉冀中抗日根据地中共党、政、军领导机关和八路军主力部队。

针对日伪军的重兵围攻,中共冀中区委和第3纵队兼冀中军区联合发出《敌“扫荡”冀中与我之对策》的指示,要求我抗日武装主力除留守一部分分散坚持外,其余部队应迅速先机跳至外线,抓住敌后空隙,积极袭扰敌主要点线。在内线分散的八路军主力部队与地方武装,其中心任务在于领导民兵和群众武装,积极开展游击战争,打击日军,抢救群众和物资,配合地方坚持工作。

在这一指示下,中共冀中党政军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分为多队,寻敌之间隙向外围转移,其间不断与日伪军发生激战。在此过程中,包括第八军分区司令员常德善、政治委员王远音、第九军分区政治部主任袁习纯等在内的大量干部战士英勇牺牲。

转至外围后,为配合留守在中心区的抗日武装的对敌斗争,尽快粉碎日军的大“扫荡”,中共抗日武装或依托村落,或利用地道,或隐蔽在日军交通线附近,以各种方式打击日伪军,灵活机动地杀伤敌人。

留守的抗日武装和地方干部等,则依靠英勇的冀中人民,冒着敌人严密搜寻的危险,顽强地与敌人周旋,隐蔽物资、收容失散人员、掩护战斗部队转移,坚持斗争。

至当年7月初,我第3纵队兼冀中军区部队在两个多月的反“扫荡”作战中,共作战272次,毙伤日伪军1.1万余人,粉碎了日军发起的“五一大扫荡”,使中共冀中领导机关和八路军主力部队得以保存,继续坚定地领导冀中地区的抗日斗争。

资料来源:

1. 岳思平:《八路军史》,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7年。

2. 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中国抗日战争史(二0一五年修订版)》(中卷),北京:解放军出版社。

3. 邹铖:《冀中八路军1942年“五一”反扫荡新探》,《抗日战争研究》2013年第2期。

审校 | 李凌 赵伊汉 俞月花

制作 | 紫金草融媒体工作室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