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85年前,1937年11月19日,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成立,紧接着22日,德国友人约翰·拉贝被推选为国际委员会主席。随即,以他为首的国际委员会划定南京城内西北部约3.86平方公里区域为南京安全区范围,并设立25个难民收容所。在南京大屠杀期间,这里保护了25万多难民。

为感谢拉贝先生救济、保护中国难民的义举,1948年,金陵大学(今南京大学)校长陈裕光、南京市长沈怡等59位社会名流及市民代表赠送他一本《共表钦忱》联名题册。2005年,这本题册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

“云”说文物系列微视频第七集,为您讲述《共表钦忱》背后一段跨越80多年守望相助的大爱情义,敬请收看。

危难时分,他把大爱献给南京

约翰·拉贝,1882年11月23日出生于德国汉堡。1931年11月,拉贝来到西门子南京分公司工作。此后,他与南京这座城市的命运紧紧交织在一起。

1932年,拉贝搬进这栋位于金陵大学附近的南京小桃园5号(今广州路小粉桥1号)青砖灰瓦的两层小楼。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8月15日战争的硝烟波及南京。日军飞机对南京进行首次大规模轰炸。

拉贝和妻子多拉此时正在北戴河度假。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告别妻子,独自赶回南京。南京办公室的桌子上摆放着德国驻华大使馆的来函,敦促留在南京的本国公民务必尽快撤离。经慎重考虑,拉贝决定冒险留下。

9月19日和20日,拉贝经历了四次日军飞机空袭。拉贝请人在自家院子里修建了防空洞,并在院落中铺了一面巨大的德国国旗,以提醒日本飞行员,这里是德国人的住宅。

拉贝住所院落中的防空洞

在日军飞机轰炸下,拉贝带着头盔在办公室工作

1937年11月12日上海失陷。日本华中方面军在司令官、陆军大将松井石根的指挥下,迅速向南京方向进击。

11月19日,拉贝得知在南京的西方人士成立了一个国际委员会,并接受斯迈思邀请参加了这个委员会。

22日下午,国际委员会召开会议,讨论了委员会起草的有关建立安全区的建议。在此次会议上,由于拉贝是德国人,德国是日本的盟国,为了便于国际委员会今后的工作,拉贝被推选为国际委员会主席。

1937年12月2日,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将总部搬进宁海路5号办公。在外廊的台阶上,拉贝与委员会部分委员留下了合影。

南京国际安全委员会主席约翰·拉贝(中)与同事在宁海路5号合影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失陷。一场人类文明史上的空前浩劫开始。南京大屠杀期间,由拉贝领导的南京安全区总共救助了25万多中国难民的生命。他在小桃园5号的住所,保护了600多位难民。 拉贝目击了日军在南京的屠城暴行,并用日记记录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拉贝日记》详细记录了日军烧杀淫掠暴行和外籍人士艰难救助难民,保留了大量图片、信函、备忘录及文件的副本,为世人留下了十分珍贵的南京大屠杀第一手资料。 

1996年12月,拉贝先生的外孙女乌尔苏拉·赖因哈特女士在美国纽约公布了尘封近59年记载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拉贝日记》,该日记共8卷2460页

回国后 他四处揭露日军在南京暴行

在西门子公司的一再要求和警告下,1938年2月中旬,拉贝不得不决定离开南京。2月23日,拉贝在南京下关码头登上英国蜜蜂号炮艇,辗转近两个月后抵达德国柏林。

整个5月,拉贝先后作了多场有关日军在南京暴行及南京难民状况的报告,并放映了美国牧师约翰·马吉在南京悄悄拍摄的日军暴行纪录影片。

拉贝希望德国元首出面,通过德国和日本的盟友关系,向日本政府施压,以结束南京的恐怖状况。1938年6月8日,拉贝将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写成报告汇报给希特勒,结果却等来德国秘密警察盖世太保。盖世太保将他与6本日记一同带走。这时,拉贝才真正了解德国政府的亲日政策。

拉贝生活艰难时 南京人民倾囊援助

西门子公司安排拉贝做普通“译员”的工作。作为下层职员,拉贝一家搬进了西门子公司位于柏林的一套只有一间住房和一个共用餐厅的普通公寓。后来,拉贝一家又搬进了位于柏林维尔默斯杜夫的一套房屋中居住。

1943年,拉贝家被炸毁。不得已,他只得搬进女婿家,与女儿女婿一起居住。从此,拉贝一直居住在这里,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事以纳粹德国的投降而告终。战后,盟国对德国法西斯进行彻底清算。由于拉贝加入纳粹党的动机仅仅是为了在中国办一所德语学校,寻求德国官方资助,经过申诉,1946年6月,夏洛腾堡占领区非纳粹化委员会撤销了拉贝纳粹分子的罪名。

战后拉贝的全家福

精神压力虽然基本解除,但生活压力仍然沉重地压在拉贝肩头。当时他的处境极为艰难,每天仅靠一家人采集的野菜煮成汤给孩子们吃,而大人们仅凭一点点干面包维持生存。就在拉贝几经崩溃和绝望时,他从遥远的东方获得一线生的希望。

1948年初,拉贝一家穷困潦倒的消息传到南京。南京市民纷纷慷慨解囊,踊跃捐款捐物,很快就募集到法币1亿元善款。这笔捐款按市值兑换成2000美元。当年3月,南京市政府用这笔捐款在瑞士购买了奶粉、香肠、咖啡、黄油和果酱等食品,分装成四个大包裹辗转寄给了拉贝。从1948年6月到1949年4月,南京人民每个月都给拉贝寄一包食品。同时,中国政府还表示,如果拉贝愿意来中国生活,将为他提供住房和终身养老金。

1948年6月,拉贝给南京寄来了感谢信。他在信中说,南京人民的这一善举,使他重新获得了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

同年,金陵大学校长陈裕光、南京市长沈怡等59位社会名流及市民代表赠送拉贝一本《共表钦忱》联名题册。册文中提到,拉贝先生回国后受到德国纳碎党的迫害,生活窘迫,南京同胞“感怀旧谊,倍切系念”,故而发动了筹资活动,并将所筹美金千元及一部分食品寄予拉贝先生,同时制作了这本题册以留纪念。

2014年8月,南京市档案馆研究馆员夏蓓,从馆藏的110万卷档案中,找出5卷南京人民资助拉贝一家的历史史料原件,向拉贝之孙托马斯·拉贝展示

南京政府资助 续租并重修拉贝墓园

1950年1月5日,拉贝突然中风,当晚与世长辞,终年68岁。

拉贝逝世后,他的亲人将他安葬在柏林西郊的威廉皇帝纪念教堂墓园。因德国方面对墓地使用期限有限制,1997年1月,莱因哈特让儿子取回了拉贝的墓碑,放置在自家的车库中。与此同时,她与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和我馆联系,表示愿意将拉贝墓碑捐赠给我馆。同年1月底,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工作人员从莱因哈特夫人家中取走了拉贝墓碑。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得知消息后,免费将拉贝墓碑运回中国。当年,拉贝墓碑被安放在纪念馆内。

1997年,拉贝先生的亲属将拉贝墓碑赠送给纪念馆

这一年,纪念馆举办了“约翰·拉贝先生文献资料展览”,专程邀请莱因哈特夫人来到南京参加展览开幕式。莱因哈特夫人特地带来了上述《共表钦忱》联名题册,在展览开幕式上,捐赠给纪念馆。2005年6月,这本联名题册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

1997年,拉贝先生外孙女莱因哈特夫人向纪念馆捐赠《共表钦忱》联名题册

此后,南京市政府出资重新修建了拉贝墓园,并一次性支付了40年的墓地费用。2013年12月,拉贝纪念墓园修建完成。

感恩之旅 原创歌剧《拉贝日记》赴欧巡演

柏林当地时间2019年7月3日起,由江苏大剧院原创的歌剧《拉贝日记》在德国柏林和拉贝的家乡汉堡等地陆续上演,开启南京人民感恩之旅。 

同期,拉贝的曾外孙克里斯·莱因哈特与其养女安吉丽娜·莱因哈特等国际友人来到南京,参加首届南京紫金草国际和平夏令营。

克里斯·莱因哈特(左一)和安吉丽娜·莱因哈特(右一)

新冠疫情下 南京人民驰援拉贝后人

2020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在欧洲蔓延。拉贝的孙子托马斯·拉贝向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求助。托马斯·拉贝是德国海德堡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他一直坚守在一线。他说医院急需一批抗疫药品。

托马斯·拉贝

南京得此消息后,纪念馆和爱心药企紧急行动、迅速采购。很快,620瓶指定药品、200套防护服、30000只口罩等筹措到位。

北京时间4月20日20时,托马斯·拉贝收到了这批跨越山海、承载南京人情谊的物资,以及南京人民的关心和问候。

托马斯·拉贝夫妇接受来自中国南京的防疫物资捐赠

他激动地表示,自己的家族传承着对中国和中国人民诚挚的爱,祖父深爱着南京和南京人民,一生中最崇高的使命与南京这座城市紧紧相连。

托马斯·拉贝还透露,自己的父亲出生在北京,会讲一口流利的中文。他虽然不会讲中文,但一直在医学专业和近代史研究两个领域与中国同事们保持着密切联系。“我的孩子们也十分珍视与中国的友谊,相信对中国的爱将会在家族中代代相传。在这个疫情肆虐的特殊时刻,来自中国的馈赠让我再一次深刻认识到,中国人民从来不会忘记向朋友施以援手。我向中国政府和人民、向南京市人民政府、向中国使馆表达最诚挚的感谢。” 

约翰·拉贝先生,此刻的南京已是梧桐金黄的季节,您的故居于珠江路地铁站的熙熙攘攘和广州路的车水马龙中,静极了。85年前被炮火声和哭喊声缠绕的您,应该会喜欢这样的宁静吧。人们常常手捧鲜花前来缅怀您,您是“南京大屠杀中的活菩萨”,是“中国的辛德勒”,我们永远怀念您。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