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在纪念馆《南京大屠杀史实展》“人道主义救援” 部分,陈列着一台16毫米贝尔牌摄影机。南京大屠杀期间,国际友人约翰·马吉冒着生命危险毅然留守南京,并用这台摄影机秘密拍摄下日军屠杀暴行,成为迄今为止发现的有关南京大屠杀惨案的唯一动态影像。

    1946年在东京审判中,这段动态影像成为反映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惨案最直接最有力的证据之一;2015年,这台摄影机连同胶片成为《南京大屠杀档案》申遗重要组成部分。

    “云”说文物系列微视频第五集,为您讲述约翰·马吉摄影机的故事。本期特邀约翰·马吉之孙克里斯·马吉为您讲述其中细节,敬请收看。

一台记录历史的摄影机

1937年,他把镜头对准灾难中的南京

约翰·马吉

1912年,马吉作为美国圣公会的牧师,被派来中国传教。1915年,马吉租赁下南京下关凤仪里(今鼓楼区天光里一带)的三幢楼房,作为中华圣公会的传教场所。

约翰·马吉曾经在南京传教的道胜堂

1937年11月,战争阴云逐渐笼罩南京,在宁的外籍人士纷纷离开南京。12月3日,美国大使馆发布最后一次撤离警告,要求美国侨民离开。然而,约翰·马吉选择留下来。

约翰·马吉和德国人约翰·拉贝等外籍人士共同发起成立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他们在南京市区内规划了一片约3.86平方公里的安全区,在此庇护难民。

日军进城后,对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进行大规模的搜捕,肆意屠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还凌辱妇女、抢夺财物、纵火破坏。约翰?马吉不顾个人安危,用16毫米摄影机秘密将日军暴行拍摄下来。

他记录下了日军屠杀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及平民的场景,和遭受日军摧残的百姓的惨状。城内到处是残垣断壁,被汽油烧焦的尸体惨不忍睹,街道上、水塘中是被日军血腥屠杀的平民。此外马吉先生还在鼓楼医院拍摄了百姓在医院接受救治的画面,他们中有些成了控诉南京大屠杀的证人。他拍摄的一名正在被救治的病人,是当时怀有6个月身孕的李秀英,因反抗日本兵强暴身中37刀,幸存下来的李秀英曾在战后多次赴日本参加证言集会,控诉日军暴行。

这些珍贵镜头,是留存至今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唯一动态画面,成为揭露日军暴行的有力铁证。

1938年,胶片被秘密带离南京

1938年1月下旬,南京城处于日军严密管控之下,市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约翰·马吉意识到,必须要向全世界揭露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把摄有南京凄惨状况的胶片对外公布。

他找到当时担任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总干事的乔治·费奇。费奇当时负责安全区内药品和食品采购,经常需要往返于南京和上海之间,不容易引起日军注意。约翰·马吉将1至4号胶片盒委托给他。费奇将胶片包好缝在了大衣里,躲过日军盘查,成功将之带离南京。

到上海后,费奇将胶片送交上海柯达公司,制作了4份拷贝。这4份拷贝在战时曾经被带到美国、英国、日本和德国等地播放传播,当时在国际社会曾产生广泛影响。

乔治·费奇

1946年,马吉拍摄的动态影像成为东京审判中有力证据

1946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审判日本战犯。约翰·马吉出庭作证。他用这台16毫米摄影机拍摄的影像资料成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铁证。

最终马吉和其他证人一起,用无可辩驳的事实将松井石根等日本战犯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约翰·马吉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作证

历史铁证回到南京 

2002年,马吉后代将摄影机和胶片捐赠给纪念馆

1953年,约翰·马吉在匹兹堡去世。

2002年10月,约翰·马吉的儿子大卫?马吉将其父亲当年在南京使用的这台摄影机捐赠给纪念馆。回美国后,他又寄赠了保存在他家达60多年之久的4盒南京大屠杀内容电影胶片。2005年,这台摄影机和胶片盒被评定为抗战类国家一级文物。

2002年,大卫·马吉(左)在捐赠摄影机仪式上

2015年,马吉摄影机成为《南京大屠杀档案》申遗重要组成部分

2015年10月9日,《南京大屠杀档案》正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约翰?马吉先生当年使用的这台16毫米摄影机以及胶片成为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站截图

《南京大屠杀档案》申报内容

南京人民不会忘记

2018年,纪念馆举办马吉祖孙摄影展

2018年12月13日,第五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当天,一场特殊的展览:《历史·和平·发展:马吉祖孙的南京影像》在纪念馆开幕。展览两位主角:一位是1937年南京安全区的组建者之一,约翰·马吉。另一位是他的孙子:职业摄影师克里斯·马吉。克里斯·马吉在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年后重走南京,寻访曾出现在祖父影像中的人和地。祖孙二人一个拍摄毁灭,一个拍摄重生,他们的镜头记录了南京,见证了南京的历史和现在。

时隔81年的对望

祖孙俩通过这种方式

完成了一场跨时空对话

上图:1937年,爷爷约翰·马吉拍摄的夏淑琴家受害后的现场

下图:2018年,孙子克里斯.马吉与夏淑琴的合影

上图:1937年,爷爷约翰.马吉拍摄的燃烧的房屋

下图:2018年,孙子克里斯.马吉在同一角度拍摄的这栋房屋

上图:1937年,鼓楼医院,爷爷约翰·马吉与伤员合影

下图:2018年,鼓楼医院,孙子克里斯·马吉与医护人员合影

上图:1937年,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成员合影,右二为爷爷约翰·马吉

下图:2018年,孙子克里斯.马吉站在爷爷曾拍照的地方


“众多国际友人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在2014年首个国家公祭仪式上,国家主席习近平说

策  划:艾德林  李  凌

编  辑:詹  璁  俞月花 

视  频:杨梦秋

主  持:李安琪

监  制: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