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01110-梅秀英.JPG
梅秀英

梅秀英证言

  “我的哥哥和姐夫被日军杀害”   1937年12月,侵华日军侵占南京前,我家住在升州路糯米巷3号。父亲梅有松,是个织缎子的工人,母亲梅张氏是家庭妇女,哥哥梅家炳,30多岁,是百货店的店员,已经结婚,与嫂子邵氏住在下浮桥毛衣市7号,当时已有一男一女两个小...
周秀华照片1.jpg
周秀华

周秀华证言

  “日军用刺刀挑出我哥哥的肠子”   一九三七年,我家住二道埂子166号。冬月十一日早晨,日军侵占南京。我哥哥从地洞出来后,就一直没有回来,全家人焦急万分,到处寻找。傍晚时,我们在二道埂子金华酱油厂里找到了他。我们见到他时,他的肚肠子翻在外面,还有...
周兆坤.jpg
周兆坤

周兆坤证言

  “日军砍中了我的头,至今头上还留有三寸多长的伤疤。”   一九三七年,我家住在西芦柴厂178号,家中有父亲(五十来岁)、母亲、哥哥和我爱人共五口人,以编织芦席为生。日军进城前一天,我家搬到三岔牌(即现在的江东乡清江村)居住。   日军侵占南京后的...
薛家林.jpg
薛家林

薛家林证言

  “我嘴上的疤痕永远记录着日本侵略军的罪行”   我家住在栖霞山衡阳寺。一九三七年冬月,日本兵进了村。村上的人,走的走、躲得躲。我没来得及走,被日军抓住了。两个日本兵逼我带路去找“花姑娘”。日军踢开了村里陈德山家的大门,他们走近灶边,揭起锅盖,...
王承贤.jpg
王承贤

王承贤证言

  “一天之内我的三位亲人被日军抓走,再也没有回来”   1937年12月时我14岁,家住长江路肚带营12号。   1937年日本兵进城之前,我们从肚带营搬到鼓楼三条巷2号。日本兵进城第4天,日本兵闯进来找我们住的地方,把里面的人往外赶。我的两个哥哥王承勋、王承钊...
朱德华(采访照—左二).jpg
朱德华

朱德华证言

  “我的胞弟朱德全被日军乱刀刺死,尸体被投到长江里”   1937年12月13日,我胞弟朱德全(男,当时27岁,南京下关冰冻厂炊事员)。闻讯日寇在南京大屠杀的消息后,为了活命逃到南京下关现在金陵船厂附近的江滩上,准备渡江到江北逃难,因为人多船少,在侯船过...
朱高氏.jpg
朱高氏

朱高氏证言

  “我的丈夫、哥哥被日军杀害”   日军是一九三七年冬月十一日进城的,到处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我的丈夫、哥哥就是被日军杀害的。   当时我们逃难躲进大方巷难民区,我有一个五岁、一个三岁的孩子,肚子里还怀有一个。我的丈夫李殿荣给我们送被褥,被日军抓...
朱世灿.jpg
朱世灿

朱世灿证言

  “日本鬼子在我们村杀死了12个人”   我属龙,跑反时10岁,上小学二年级。跑反时,我和父亲没有跑,我一天也没有离开朱家山。我们躲在地窖子里,那地窖子在上海开战时就挖了。我们先挖土,再加盖,用木头一根一根盖住,上面再铺土,后来又种上了小麦,洞门口...
朱世圣.jpg
朱世圣

朱世圣证言

  ”我们同行的十三人死了六个,我侥幸活了下来“   我们是冬月初四跑反的,当天晚上到了个子山,在小树林里歇了一夜。初五一早我们13个人(其中有4个女的)就回家,那时还下着霜。走到丁墅过来一点,在西庄那里有个掩蔽地方,是临时用土堆起来的,没有浇水泥。...
朱锡生.jpg
朱锡生

朱锡生证言

  ”日军在我的后颈砍了一刀“   我老家在安徽寿县。大约在民国二十年的样子,因在老家生活不下去,我爹就带我来到南京,他挑高箩、卖废品,我就跟着他收破烂,父子俩勉强糊口过日子。   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我二十二岁。日军进攻南京,是阴历冬月十...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