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据外交部官网消息,1月18日,针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污蔑中国阻碍病毒溯源和进行“虚假宣传”、指责武汉病毒研究所人为制造及泄露病毒,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回怼称: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并就美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等问题公开更多事实,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回应国际社会关切,用实际行动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在热搜上爆了的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即美国陆军传染病研究所。

正是这里,继承了旧日本陆军臭名昭著的731细菌部队的“魔鬼遗产”,并为“魔鬼”提供了庇护。

逃脱正义制裁的731部队成员

日本侵华战争期间,731部队在中国东北以中、苏、朝等国平民和抗日志士为对象,进行了无数次包括细菌实验、活体解剖、毒气实验等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据考证,通过上述实验被残害致死者多达3000到8000人!

在战争结束前,该部队有组织有计划地销毁了所有罪证。

然而匪夷所思的是,731部队这个恶贯满盈的细菌战部队,除极少量人员被苏军俘获外,主要成员都逃回了日本。

被免于起诉的部队成员,战后活跃在政界、商界、学术界、医学界,有的成为了社会名流:如731部队长北野政次任“东京血液研究所所长”,还与731部队的内藤良一、二木秀夫等人合作建立了“血液银行”;而“冻伤实验室”负责人吉村寿人战后竟然任京都府立医科大学校长。

此外,731部队成员还成立了“战友会”组织,有“精魂会”、“平房会”、“东乡战友会”等各种名目的组织,各个支队也有“战友会”组织,并在“战友会”间流传《房友》会刊。

这些战争恶魔为何如此嚣张?

秘密接触

在二战结束之前,美国已经侦知日本在中国进行了细菌战,二战之后美国便将此作 为秘密信息,并试图通过各种渠道了解日本进行细菌战及各种实验的相关情况 。

日本无条件投降后,美军派出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细菌战专家桑德斯中校,到中国 调査日本细菌战有关情况。

桑德斯中校在东京先后问讯了731部队重要成员内藤良一 、金子顺一 、增田知贞等人,但是他没有问讯已经逃回日本的、曾在战争期间实施大量人体实验的重要人物石井四郎 。

1945年11月1日,桑德斯中校完成了《 日本科技情报调查报告:细菌战》 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桑德斯报告》 。该报告绘制了731部队细菌炸弹图纸 ,桑德斯中校 “ 进行了大量努力......至少实验了8种用于大规模散播细菌的特殊炸弹, 研究最为细致的武器是UJI50 型炸弹,有2000多枚这种炸弹被用于现场实验......” 

莫里·桑德斯

美军情报部门在1946年1月21日的情报显示:“ 盟总第二参谋部要求得到细菌战相关资料并希望能够搜集更多有价值的情报。”随后,美国德特里克堡的兽医中校汤普森开始多次对石井四郎进行问讯...... 

1946年5月,汤普森中校完成了其《 汤普森报告》,报告中记载,石井四郎面对汤普森的问讯提供了大量的有价值的信息,美军得到了731部队人员配置 、组织构成 、研究范围 、规模和进展情况, 以及细菌战 、人体实验等有关信息 。

然而石井四郎却并未走上业已开始的东京审判的被告席,反而在后来被美国聘为生物武器顾问。

肮脏的交易

事实是,石井四郎与其他731部队高级成员,将研究资料全部转交给美国军方,以此换取在东京审判中不以战争罪被起诉。

1947年5月6日,麦克阿瑟向美国国防部发了一封军事急电,编号是52423,其中提到:“其他可能包括一些有关理论性 、 战略性和战术性的情报,可以通过告知相关日本人以下消息来获得,即相关资料将通过情报渠道进行留存,不会作为战争罪行证据来使用。书面豁免有关人员的战争罪行产生的结果就是,可以利用前陆军中将兼指挥官石井四郎20年的研究经验,他可以保证和之前的部下完全合作,这表明了该研究与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有关联,同时还可以提供战术性和战略性资料。”

这是驻日美军向国防部明确提出为了得到细菌战 、人体实验数据资料,可以将此前和此后的问讯不作为战争罪行证据,且进一步提出 “ 书面豁免石井四郎及其同伙罪行的方式来获得” 的证明。

1948年3月13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给麦克阿瑟下达了指示:“从你管辖战区归来的技术专家提供的报告显示,到目前为止你所要求的必要信息和科学数据都已悉数获得。建议重新提交3—B和第5部分的内容以便在你需要的时候进行深入斟酌 。”

麦克阿瑟

虽然迄今尚无证据材料表明美国给石井四郎以书面豁免保证文件,但美国获得了731部队实验数据资料,石井四郎等731部队成员从此逍遥法外却是事实,从这一实际情况来看,这份电文可以作为美国同石井四郎秘密交易的最终认定文件。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问讯的人员多来自美国德特里克堡的科学技术人员,问讯内容也多为细菌武器 、细菌战术及实验效果。从保存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杜鲁门博物馆中的大量相关书面记录可知,美国通过这一肮脏交易,不仅增强了其生化战力,还掩盖了日本军国主义的野蛮罪行,帮助战争罪犯逃脱惩罚。

德特里克堡恶魔

战后,德特里克堡继续豢养着“生化恶魔”。

环球时报曾报道,根据美国国家档案馆相关资料,从1946年到1949年,在德特里克堡内共进行约60次针对731部队成员的采访研究。美国记者约翰·鲍威尔在其著作中写道:“显然,我们德特里克的生物战专家们,从日本同行那里学到了许多东西。虽然我们不知道(日方提供的)信息是如何推进美方(生物武器)计划的,但我们的专家证实,这些信息价值非凡。很少有人知道,美国后来的生物武器与日本早期开发的细菌武器非常相似。”

1952年初,美军用装有感染了鼠疫、霍乱的跳蚤、蚂蚁、苍蝇的细菌弹,对朝鲜和中国东北发动细菌战。经“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考察确认,美军在上述细菌战中使用的方法是在日本细菌战方法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当时,美国内部知情者还透露,在石井四郎等协助下,美方在巨济岛的战俘营中,对战俘进行细菌战实验,每天竟高达3000人次!

越战中,美军对越南南方10%的土地喷洒了被称为“橙剂”的落叶剂,受伤害的越南民众高达480万。“橙剂后遗症”至今仍在危害越南人民的健康。“橙剂”就是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实验室牵头研发的。

2019年7月到8月,曾经发生过病毒泄露的德特里克堡再次发生两次泄露,美国疾控中心评估后该生物实验室被关闭。

二战已结束76年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生效也已过去46年了,背负着历史污点,牵涉着国际社会对生化安全的现实关切,德特里克堡以及美国在全球建立的200多个军民两用生物实验室,是该给世人一个交待了!

审校 | 李凌  俞月花

制作 | 赵伊汉

参考资料 | 《掩盖与交易:二战后美军对石井四郎的调查》作者:杨彦君 《抗日战争研究》2013;《继承731部队“魔鬼遗产”,德特里克堡的罪恶还要延续多久?!》作者:中国驻里约热内卢总领事 李杨 《环球时报》2020.6.4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