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1937年12月13日,日军攻占南京,并实施了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古都南京陷入腥风血雨之中。

南京保卫战进行到12月12日,尽管中国守军浴血奋战,但复廓阵地渐渐难以支撑,形势已十分危急。

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本已做好巷战准备,并严令部队不准擅自撤退,但在接到蒋介石的撤退命令后,于12日下午召开师长以上将领会议,下达撤退令。随后唐生智又下达口头命令:“87D、88D、74A、教导总队诸部队,如不能全部突围,有轮渡时可过江,向滁州集结”。

这一命令使原定“大部突围,一部渡江”的撤退计划,实际变成了“大部渡江,一部突围”,而部队到达江边时,大部分部队根本没有船只可用,撤退官兵陷入混乱,无序地聚集在江边。许多士兵甚至抱着木板、水桶、浴盆等,试图游过长江,但大多溺亡或被日军射杀。

在守城部队中,第2军团因得到20余艘民船,得以成建制安全撤离,除在战斗中伤亡5097人外,其余11451人全数撤到江北。由叶肇率领的第66军和由邓龙光率领的第83军两支广东部队,未向江边撤退,而是“就地突围”,集结在一起,经由太平门、仙鹤门而至江宁、句容等地,边打边撤,最终突破日军封锁到达皖南。

被困在江边无法过江的中国官兵,不得不返回南京城内,他们脱下军装,换上便衣,进入“安全区”避难,或藏匿于民宅。也有许多中国官兵被日军俘获,成为俘虏。

随着中国守军的撤退,12月13日,日军先后占领了中山门、中华门、雨花门、水西门等南京城门,并进入南京城,实施所谓的“扫荡”。南京,就此沦陷。

在占领南京的同时,日军兵分两路向下关突进,以截断中国军队渡江北撤的退路,围歼中国守军。在这一过程中,大批中国军人被日军俘获,然而日军没有按照相关国际公约人道对对待战俘,而是以屠杀的手段加以消灭。

日军第16师团步兵第33联队第2大队的池端正巳回忆说:“我们部队人数很少,不足百人,而俘虏那么多,有一千几百人……就去请示作为上司的师团,师团命令说‘处置掉’。”日军步兵第103旅团长山田栴二(少将)在12月14日的日记中记述道:“俘虏难以处置……有14777名俘虏。俘虏这么多,不管是杀掉还是让其活着都很困难。”15日,山田栴二派手下前往上海派遣军司令部,请示俘虏处置事宜,得到的命令是“全部杀掉”。

在日军相关史料中,类似这样的记录不在少数,足以证明对于俘虏的大规模屠杀,并非下级军官及士兵的个人行为,而是出自日军中高层的命令。

由于采取了上述俘虏政策,日军随即开始大规模屠杀俘虏。12月18日,日军山田旅团将大批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押解到幕府山、上元门附近加以屠杀。那场屠杀的幸存者教导总队第2团第3营营部勤务兵唐广普回忆说:“日本人从早上四点钟就开始捆人……一直捆到下午四点……晚上八点钟,日本兵开始屠杀,机枪一响,我就躺倒在地……死尸堆积在我身上,感到特别重……过了一阵子,日军上来,用刺刀刺,用木棒打,然后用稻草洒在石榴树上,用汽油一浇就烧起来了。”

在日军的文献中,也有关于这场屠杀的记录。上海派遣军司令部参谋西原一策大佐在12月18日的日记中记述说:“山田旅团处置了15000名俘虏。”

除山田旅团外,日军第10军所属部队、第3舰队第11战队所属部队亦在中华门、下关、江东门等地屠杀被俘的中国守军,以至于1938年6月调任日军华中派遣军第11军司令官的冈村宁次也认为这已经成为“恶习”。他在日记中记述道:“到达中支那战场后……才知道,派遣军前线部队一直以给养困难为借口,大批处死俘虏,已成恶习。南京战役时,大屠杀的人数多达四五万之多,对市民进行掠夺、强奸的也大有人在。”

南京沦陷后,日军以“扫荡”为名,在城内外大肆搜捕已经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以及疑似军人的普通平民,进行集体屠杀。

南京安全区的警察刘守春于1945年12月23日呈文给国民政府称:“日军入城时每见中国青壮年,掳掠至江边,或塘边,用机枪击毙之,日夜耳闻机枪哒哒之声不绝,俱击毙我同胞也……吾辈长警出城退却时……一部退到燕子矶被日军枪杀,约有二千余……还有百姓被枪杀者不可胜数。”

南京卫戍部队某总队职员袁霭瑞在1938年初回忆说:“十二月二十七日即施行难民登记,吾之百姓认为登记可保安全。所以争先恐后,前往领取登记证,数十万民,拥拥挤挤,冒着雪雨等候,在此当中,鬼子手捶棍打,任意行为,吾之同胞遭其蹂躏,头破面肿,敢怒而不敢言,其状极为悲惨,鬼子却鼓掌大笑。二十岁之青年认为抗日分子,检出拘走,均以枪毙之。记者几乎亦遭其难。如此死者万余人。”

日军的屠杀暴行,连日本随军记者都感到惊骇与恐惧。随军记者今井正刚写道:在下关码头,尸体堆成了黑乎乎的小山。50—100人在那里干苦力,将尸体拖下来抛入长江。尸体还滴着血,甚至有人还活着,四肢抽搐,并发出微弱的呻吟。苦力们一声不吭地忙碌着,仿佛在演一出哑剧。黑暗中,人们几乎看不到长江对岸。但在幽暗的月光下,码头上竟然有一大片闪着微光的泥迹。天啊!那里全是血!

过了一会儿,苦力们已经将所有的尸体都投入长江,于是日本士兵让他们沿江站成一排。然后我听到了机关枪“砰砰砰”的响声。苦力们向后倒去,跌入长江,被汹涌的怒涛吞没。哑剧到此结束。

据现场的一位日本军官估计,这次大约有2万人被杀。

除了大规模屠杀外,在南京城内外四处游荡的日本兵还随意杀人,零散屠杀随处可见。当时留在南京的美国传教士约翰·马吉在给妻子的信中写道:日本兵不仅屠杀他们能找到的所有俘虏,而且大量屠杀不同年龄的平民百姓。就像在野外猎杀兔子一样,许多百姓在街上被日本兵随意杀掉。从城南到下关,整个城市到处都是尸体。就在前天我们看到一个可怜的人被日本人杀死在我们住所附近。许多中国人很胆小,一遇日本兵掉头就跑,这个人就是这样被打死的。由于现场在我们能看到的竹篱笆的一个拐角,他具体是怎么被杀死的我们看不见。后来克拉到那儿去看,说他们在他头上开了两枪。这两个日本兵一直抽着烟,谈笑风生,杀一名中国人就像杀死一只老鼠。 

在屠杀的同时,日军还大肆强奸、轮奸中国妇女,许多女性被蹂躏致死,或是被强奸后杀死。金陵大学医院的外科医生罗伯特·威尔逊在日记中写道:“(12月18日)今天的南京是但丁《神曲》中地狱篇的现代版,鲜血与强暴是这一篇章的关键词。今天发生了大规模的屠杀和数以千计的强暴案,暴行、淫欲和各种野蛮行径似乎永无休止。”

1938年初,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约翰·拉贝在呈交德国外交部的报告中称:南京陷落后一个月内,2万多名妇女被日军强奸。”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认定:在日军攻占南京后,“有许多强奸案例……被占领后的第一个月中,南京城里发生了将近2万起强奸案”。

日军在南京还大肆抢劫,他们不仅抢劫商店和难民,甚至连美国大使馆、德国大使馆的汽车也被日军抢走。日军第16师团长中岛今朝吾(中将)在日记中也不得不承认日军的抢劫暴行:“日本军队根本不管是否是其他部队的管辖区域,都进行抢劫。他们强行闯进这些地方的民宅,洗劫一空。总之一句话,脸皮越厚,越不知羞耻,占的便宜就越大。”

此外,日军占领南京后,对古城南京大肆进行破坏,南京约三分之一的建筑被日军毁坏。

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日军在南京的暴行进行了正义的审判,并作出了法的定论。根据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的判决,日军南京大屠杀的死难人数达30万以上。

2015年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南京大屠杀档案”列入《世界记忆名录》。南京大屠杀惨案是日军在侵华战争期间制造的无数暴行中最典型、最具代表性的一例,是人类的一场浩劫,一切爱好和平的人们都不应忘记。

审校 | 李凌  赵伊汉 俞月花

制作 | 紫金草工作室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