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11月25日,庚子年十月十一。天气阴沉,上午9时30分,2020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家庭祭告活动”在纪念馆遇难者名单墙(哭墙)前举行。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及死难者遗属家庭代表夏淑琴、葛道荣、石秀英、马庭宝、路洪才、艾义英、余昌祥,去世幸存者梅秀英家属、梅寿兰家属来到现场祭奠亲人。

家祭·缅怀

现场,《献花曲》响起,仪仗队抬出祭奠花篮。

张建军馆长代表纪念馆、夏淑琴代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整理花圈挽联。

全体人员手持菊花向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三鞠躬。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艾义英之子黄兴华发言:“83年前的冬月,我母亲一家六口人在南京平家岗被日军残忍杀害,母亲每天躲到山上才勉强活下来。这是我的母亲亲身经历并经常向我们讲述的一段回忆。作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代,今年来参加家祭活动,就是要悼念在那场屠杀中逝去的亲人和同胞,就是要一代代传承祖辈受害的历史记忆,就是要唤起人们对和平的向往与坚守。不管时间过去多久,同胞们受难的痛楚一直印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无论时代如何变迁,历史真相永远都在那里,警醒和启示着后人。”

随后,张建军馆长发言:“今天,我们与9家共25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及家人,一起在这里缅怀83年前遇难的亲人和同胞,献上鲜花表达追思之情。历史,需要一代一代的传承,即便这种传承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我们身边名单墙上密密麻麻、一个个的名字仿佛一直在诉说,提醒我们不要回避、不要遗忘曾经血淋淋的伤痛。”

祭告活动尾声,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及遗属代表依次向遇难者名单墙敬献菊花。其他参加人员依次向遇难者名单墙敬献菊花。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在家人陪同下,向遇难亲人敬献菊花

伤痛·不忘

来纪念馆参加家祭活动,让91岁的夏淑琴和92岁的艾义英重逢。她们握紧彼此布满邹纹的手,相互问候着近况。面对媒体记者的采访,两位老人又一次回忆儿时的伤痛记忆。尽管83年过去了,回首往事时,依然会剧痛袭来。

好在,足可慰藉的是,如今不再有83年前那样的寒冷、羸弱和无助。两位老人不约而同地说,“希望日本政府能正视并承认南京大屠杀历史。”

“我8岁从死人窝里爬出来,每年都来参加家祭活动。我想念我的亲人们,他们死得太惨了。我现在已经91岁了,我不知道未来还能来参加几次家祭。希望有生之年,日本政府亲口对我说一声‘对不起,你的亲人是我们杀的’,我也就心安了。”夏淑琴说。

艾义英也认为这是自己多年来解不开的心结。“看到哭墙上爸爸的名字就想哭。希望后人能了解这段历史,不要忘记它,要珍惜现在和平的生活。”艾义英说。

记忆·传承

幸存者们平均年龄都在90岁以上。他们几乎每人都在儿女的搀扶下来到现场。石秀英和余昌祥坐在轮椅上,由家人推着前来家祭。

93岁的葛道荣携夫人,领着两个儿子葛凤瑾、葛凤亮前来祭奠亲人。葛老依据自己亲身经历整理成十多万字小册子,取名《铭记历史》。他说:“儿子、孙子、重孙,一代代接班人,我要带着他们来纪念馆祭奠亲人。这里是我第二个家。虽然回忆是痛苦的,但是只有记住这段历史,记住发生在我们亲人身上惨痛的遭遇,才能让这段记忆在孩子们心中生根发芽。”

葛老的三儿子葛凤亮说:“父亲的小册子,家里大人小孩人手一本。我作为第二代传承人,要拿好这个接力棒,让更多的人去了解这段历史。”

葛道荣夫妇

梅秀英、梅寿兰两位幸存者已去世,她们的后代带着回忆前来参加家祭活动。梅寿兰的大女儿大女婿吴秀珍和梁心流还将他们花费13年时间整理出的一本图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梅寿兰专辑》赠送给纪念馆。

小编注意到,这本图集中汇集了数百张梅寿兰生前参加纪念馆清明祭、家祭等活动的照片。梁心流一一在图片后手写了说明。

去年以来,纪念馆启动幸存者二代普查,目的就是传承历史的记忆。有不少幸存者二代加入了纪念馆紫金草学雷锋志愿服务队,将父母辈的故事口口相传。

馆长张建军说,家庭祭告活动是中华民族传统追思先人的活动,对幸存者及家人,也是一种心灵慰藉。往年家祭活动都是一家一家的来,今年因为疫情原因,纪念馆集中为幸存者家庭举办本场家祭活动,“希望通过年复一年的家祭,把这段历史记忆不断传承下去。”

逝者往矣,永驻人心,这是一个民族的人道和正义。生者前行,瞻望未来,这是一个国家的光明与希望。

采编 | 俞月花 杨升辉 王丹丹 谷妮娜

视频 | 蔡美婷 

审校 | 李   凌 赵伊汉

签发 | 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