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百卷《中国对日战犯审判档案集成》于当日下午举行首发式。

本套书的主编之一、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主任、盟员程兆奇教授,介绍了这份尘封七十多年的档案“重见天日”的始末,以及七十多年前的那一场场正义审判。

程兆奇,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东京审判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对日战犯审判档案集成》

《中国对日战犯审判档案集成》是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与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合作的成果。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除了中、美、英、苏等十一国代表联合国在东京对日本主要战犯进行的“远东国际军事审判”,就是俗称的“东京审判”,中、美、荷、澳、英、法、苏、菲还单独在亚太各地设立了五十三个法庭,审判日本普通战犯。其中国民政府分别在沈阳、北平、太原、济南、徐州、南京、上海、武汉、台北和广州10个城市组建军事法庭。

盟员高文彬赴日参加东京审判相关工作前辞去原职的辞职信

东京审判研究中心成立后,一直将搜集、整理、出版战后审判文献作为奠定战后审判研究基础的最重要工作。其中,国民政府对日本战犯审判文献是我们搜集的一个重点。中心成员先后去台湾“国史馆”、“中研院”近史所和日本国立公文书馆等机构,复回了部分档案,但由跨部会共建的战犯处理委员会的关键档案很久没有找到。确认这批档案在二史馆已是多年之后。经过马振犊馆长等的努力,这批档案终于列入了可以公开出版的规划。

自2016年以来,我们和二史馆分工合作,扫描原件、剔除混入的无关文件、重新编排、编制索引和附录,经过近五年的努力,正篇100卷(近五万页)、索引附录2卷的《中国对日战犯审判档案集成》,即日将由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

1947年4月1日,第一绥靖区审判战犯军事法庭职员任免令

公开这批文献意义重大

公开这批文献主要有三点意义:

一、审判日本政军财界领袖的东京审判虽有中国代表参加,但大量在中国“双手沾满鲜血”、违反战争法规的罪犯是在本土由我们自己审判的,从惩罚直接犯罪者的角度说,这是和我们相关性更高的审判,因此这一文献的出版十分必要;

二、与以往出版的战后审判文献都早已由美、日等国国家档案馆公开不同,这批文献是七十余年来第一次公开,是真正意义上的“重见天日”;

三、与以往已公开的局部相关档案不同,此次出版的“战争罪犯处理委员会”档案,是审判专门机构的档案,比之前的分散档案更为全面和完整。

国民政府审判战犯工作流程

从南京大屠杀到东京审判

因日本“虚构派”否定南京大屠杀的一个重要根据,是南京大屠杀为时隔八年后东京审判的“编造”。所以检讨东京审判的南京大屠杀案成了绕不过去的一个关键,也可说研究东京审判本是研究南京大屠杀的应有之义。

程兆奇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开始搜集南京大屠杀的相关文献和论著,但着手研究是在2000年回沪后。回沪的次年开始写“日本虚构派批判”,不久就写了《南京大屠杀是东京审判的编造么?》,刊于2002年最后一期《近代史研究》卷首,长达57页。

1946年5月6日徐州绥靖公署向司法行政部汇报军事法庭成立情形

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证据,《东京日日新闻》关于向井敏明、野田毅杀人比赛的报道

东京审判研究的意义

东京审判是人类有史以来参与国家最多、规模最大、开庭时间最长、留下档案文献最为浩瀚的审判。

就狭义的审判本身说,它已为人类留下了极为宝贵的遗产。作为学术研究的对象,它为法学、史学、政治学提供了丰富的资源。

但东京审判的研究价值并不仅限于狭义的审判本身。

东京审判审理的日本近代以来对外发动战争、伴随着战争的暴行,涉及到整个东亚近代的历史。作为一个有创造性意义的重大审判,东京审判对国际法,特别是战争法和人道法的发展也具有重要的影响力。

审校 | 李凌  俞月花

编辑 | 赵伊汉 

来源 | 上海民盟(有删减)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