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12月10日
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
正式下达向南京发起总攻的命令
 
自这一日起
战火自东向西向南京燃起
中日两军在南京城垣四周展开了激战
 
  南京城墙作为古代军事防御设施,最后一次发挥军事作用,就是在这场南京保卫战里。
 

       

南京保卫战中城墙交战分布点图示
 
  12月9日  光华门外    
  光华门位于南京南线,是南京保卫战期间战斗最激烈的阵地之一。
  1937年,日军步兵第36联队趁中国守军第51师撤守河定桥,而刚奉命赶来的第87师立足未稳之际,以步兵2000余人,坦克10余辆,占领高桥门、七桥瓮、中和桥,进至光华门外。
  光华门城墙高大,外有护城河环绕,加之中国守军在这里修筑的防御工事,短时间内有效地阻止了日军的进攻。
  日军第9师团的战史中对于光华门防御和最初战况的描述如下:
  高达13米的城墙、紧闭的城门、横在通向城门道路上的反坦克壕和五道铁丝网,再加上无法涉水过去的宽达130米、深4米的护城河,阻挡了我军的攻击。
  中国守军一发现抵达城门前的日军第一大队,便立刻从城门两侧及城墙上方猛烈射击。第一大队无法突击,一时陷入进退维谷的窘境。
  联队长在后方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命令师团炮兵、联队炮兵,将全部炮火集中到城门附近,掩护爆破班前进。爆破班拼死强行爆破铁丝网,然而士兵们接连倒下,爆破最终还是没有成功。
  敌我双方就这样终日激战,而到了晚上,炮火越发猛烈,南京宛如一座不夜城。
 

       

  1937年12月9日,日军第9师团步兵第36联队派出工兵对南京光华门城墙实施爆破。—《一亿人的昭和史》
 
  主攻光华门的日军步兵第36联队在其战史中,记录了这一天三次爆破不成的艰难情况:
  部署的山炮兵大队从防空学校围墙直接对准了城门开始炮击。大门的一部分虽然受到了破坏,但里面已被泥土木材填实。
  晚上8时,增加了炸药量再进行爆破,但还是没能完全打开突击的道路,再次被中国守军填堵上。
 

       

  炮击光华门(芹川部队)—濑野觉藏作(《圣战参加纪念写真帖(吉住部队) 》)
 
  在这一日的战斗中,光华门城门屡遭日军炮击,曾几度被击穿,中国守军都迅速将其修复。
  为了迅速填堵修复,中国守军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第88师之第524团的一个营,一天奋战后,就有300名官兵阵亡。
 

       

光华门的累累弹孔。—《日本报道百年史扉页》
 
  即便中国守军全力以赴的修补被击穿的城门,但依然部分日军突入到城内的洞中,给中国守军造成了威胁。
  为了消灭城门洞内的日军,守军于10日夜组织敢死队,实行火攻,给予日军以毁灭性打击。
  中国军事档案记载:
  是夜,一五六师选敢死队坠城,将潜伏城门洞内的少数敌军焚毙,将盘踞通光营房之敌歼灭,光华门及通济门方面转危为安。
  中国守军作战参谋刘庸诚叙述:
  “谢团长亲率战士背着汽油桶放到城墙箭楼处。半夜,把汽油桶的口松开丢在城门洞口,立即投下火种,摔破的汽油桶里溢出来的油,迅速燃烧起来。
  护城河边的敌人射击更密。拂晓,我军守卫在城墙上的各营连,利用居高临下之势,以密集火力压制敌人。
  这时,谢团长亲自率一排英勇的战士,突然把城门打开,十几挺机关枪一齐向敌兵射击,多数日军均立遭击毙。”
  10日,这一天是日军对中国守军拒不投降,滥施报复,发起总攻的日子,光华门的战斗变得更加惊心动魄。
  在日军持续不断的轰击下,光华门两侧的城墙已被轰开两个缺口。
  午后,日军一部队在坦克的掩护下,突破了中国守军在光华门右翼第87师之第259旅阵地。另一部队约百余人在密集火力掩护下突入光华门正面阵地约百米。
  守军教导总队第2团及军事营、战车防御炮连努力反攻,与日军奋勇拼搏,将其击退,并俘获日军3名。
  黄昏后,中国守军第87师部队组织了有力反击:由第259旅旅长易安华率一个加强团,在通济门外,从西向东北方向攻击;由第87师团副师长兼第261旅旅长陈颐鼎率2个加强营,在光华门外的清凉巷、天堂村从东向西,与第259旅共同加急侵入光华门外的日军。
  中国守军经过奋力突袭,借着夜幕的掩护,终于将这股突入的日军大部分消灭。
  但是,在这场战斗中,中国守军第261旅参谋主任倪国鼎,以及营长2人、连长一下官兵30余人,牺牲在了光华门外。
  第259旅旅长易安华头、腰、臀部多处受伤,坚持不下火线,后不幸被两颗子弹击中腹部,坠落护城河,壮烈殉国,时年38岁。
  “不灭倭寇,誓不生还。国将不保,何以家为?”易安华将军留下这封“告妻儿书”后便奔赴战场,而这一离去,竟是与家人的永别……  
  中央通讯社从南京发出电讯,报道说:
  “十日傍晚,光华门一带城垣被敌攻城炮击毁数处,敌军一部随冲入城内,当即被我包围歼灭,敌遗尸五百余具,仅十余人生还。我军士气悲壮,人人抱必死之决心。”
 

       

  12月11日,日军继续攻击光华门。照片右下角的士兵背负火焰发射器。这种武器刚刚发明就被送上战场,故此照片被日军禁止发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图集》
 
  战斗进行到12日,对光华门城墙的争夺更趋激烈,日军伤亡惨重,但直至唐生智下达撤退命令时,该城门仍在守军手中。
  在经历数日的光华门争夺战中,南京守军一直坚守城头,勇敢拼搏。
  光华门战斗是整个南京保卫战中成功守卫阵地的范例。
  12月10日 中华门外
  中华门位于光华门的西侧,在南京城的正南边,由于中华门城墙高大,又有秦淮河在城前横贯东西,因此成为阻挡侵华日军从南面进攻南京城的天然堡垒。
  在南京保卫战期间,雨花台失陷前后,这里也发生了惊心动魄的战斗。
 

       

日军攻击中华门外-采自《中支を征く》
 
  参加中华门一线防守的中国军队分为两翼共同守护南京城,左翼为中国守军第87师王敬久的部队,右翼为中国守军第51师王耀武的部队。
  主攻中华门的侵华日军是日军第6师团谷寿夫所辖部队。
  10日至11日间,由于雨花台阵地未被全面突破,日军对中华门外护城河及中华门的突袭尚均为小股规模,尚未对中华门阵地构成大的威胁。
  据担任从中华门东侧攻击的日军步兵第13联队官兵的记述:
  11日,我们已前进至距中华门城墙500米的地点。
  在这里,日军再次遇到了中国守军来自城墙上和护城河堤上的坚强抵抗:
  “敌军从城内射来的迫击炮弹越来越猛烈,无论是军工路还是田野中,都散布着灼热的弹片。在毫无间断的炮火下,旁边依然有几位战友被弹片击中倒下。
  迫击炮弹不停地从头顶掠过,连夜色都在颤抖。”
  12日,随着雨花台阵地的失守,日军开始了对中华门阵地的大规模进攻,战斗至为激烈。
  这一天,中华门防线的战斗,首先发生在秦淮河上。日军欲攻夺中华门,必先渡过环绕在城门南面的秦淮河。
  中日两军为渡河和反渡河,展开一场血战。

       

 
  渡过外秦淮河攻至中华门外城墙的日军。-采自周刊朝日-朝日画报临时增刊-支那事变画报 第十一辑
 
  南京卫戍司令长官部参谋处科长谭道平先生述及这一场面时称:
  “重磅的炮弹,轰击中华门,坚固的城墙外壳,被震裂的万千的烂石块,飞在空中,砸到下面的屋子,屋子立刻倾塌下去,石壳里面的泥沙飞奔下来,正似湍急的流砂。”
 

       

  中华门附近被毁坏情景-采自《拉贝日记》(由德国礼和洋行工程师克里斯蒂安 克勒格尔拍摄)
 
  同时,还有30余架日机不断在天空盘旋,将炸弹和宣传品投掷下来,威胁守城军队赶快开城投降。
  从正午起,开始不断有小股日军冲上城墙,双方在城墙上的战斗十分猛烈。
  直至夜晚,守军已实施撤退,不再抵抗,日军方才占领了中华门。
 
  12月12日 中华门至水西门间    
  上午9时,一股日侵华军利用绳梯攀上了中华门至水西门间被炸开的城墙。
  中国守军第306团团长邱维达立即命第3营营长胡豪,挑选100名精壮战士,组织敢死队向城墙突破口冲杀过去。他们在全团火力的有力掩护下,不到1小时,便将突入 之敌全部肃清,并生俘10余人。可是,在格斗中,少校团附刘历滋与营长胡豪不幸中弹牺牲。
  此时,侵华日军步兵第47联队曾组织了由中津留大作伍长等6名士兵组成的敢死队,首批突击中华门以西的城墙。
  在惨痛的搏斗之后,侵华日军第47联队只剩下中津留一人在城墙上。
  据侵华日军该联队官兵回忆:
  “被分散安排在城墙上的中国监视兵,大叫着从各个地方爬出来围向日本兵,互相投掷手榴弹,在浓浓的硝烟中,夹杂着刺刀穿过肉体的声音、殴打声和伤者的呻吟声。”
  “手榴弹扔完了,也没有时间开枪,就捡起地上的石头砸,用脚踹,最后将带着刺刀的枪投向敌群,赤手空拳地扭打在一起。这是一场惨烈的肉搏战。”
 
  12月12日 中华门东侧    
  在侵华日军第六师团谷寿夫部队左右两翼突袭中华门城堡的同时,位于其右翼的侵华日军第114师团,也对中华门东侧的一段城垣实施了全面攻击。
  上午11时,该部队第150联队已进抵距中华门东南城墙300米处。
  其战斗详报记载:
  敌军从周家凹附近高地及城墙方向用自动武器,野炮及迫击炮向我猛烈射击,我方虽极力压制,但还是出现了数名伤亡人员。
  在城墙上,中日双方部队展开惨烈的肉搏战。
  侵华日军第150联队的战斗详报记称:
  顽固的中国守军用尽一切手段欲图拼命夺回城墙,或从城墙上下集中各种火力,或投掷手榴弹或不断地吹军号试图反击,造成我军不断有人员伤亡。
  坚守中华门附近城垣的战斗,无疑是南京保卫战中最激烈、悲壮的战斗场面之一。
  当时身处卫戍军总部的谭道平先生形容:
  “万千无秩序的士兵,自发自动的迎冲过去,把他们的身体当做城墙,因此得以阻遏一下敌人的长驱。”
  中国军人在这一阵地上表现出的顽强战斗精神,就连现场进攻的日军部队,也不得不为之折服。
  即便12日午夜后中华门及其附近城垣阵地相继失守,但是中国军队的英勇抵抗,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
 
  12月11日 凌晨 中山门    
  11日凌晨,中山门外主干道附近的中国守军,冒着日军猛烈的炮火,顽强抗击,迫使进攻的日军不得不在山坡上暂时停止前进。

       

 
  日军装甲部队由麒麟门向中山门进发。——朝日新闻社:《朝日周刊》临时增刊《支那事变画报》第11辑
 
  日军步兵第20联队士兵牧原信夫在其《阵中日记》中感叹:
  “敌人受到如此强大的炮击仍然顽强抵抗到最后,实在令人佩服。”
 

       

破败的中山门、光华门、中华门等—《中支之展望》
 
  12月11日蒋介石通过第三战区副司令官顾祝同,向南京守军下达了撤退命令。
  12月13日,日军分别占领了南京东面的中山门、太平门,东南面的光华门、通济门、武定门,南面的中华门、雨花门,以及西面的水西门、汉西门等城门。
  南京,沦陷。

  本期编辑:王诗婕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