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1937年12月19日,南京已成人间炼狱!
  作为护士的沈文俊,正在鼓楼医院里照顾伤员。这时外面又传来了急促的呼救声,沈文俊便连忙跑出门外。
  这个呼救的人,是沈文俊小学同学李秀英的父亲李松山。
  “李伯伯,这抬的人是谁呀?”
  “这是秀英,被日本兵用刀戳的!”李松山气喘吁吁地答道。
  沈文俊看到担架的人,一下愣住了,才19岁的李秀英完全变了模样:脸上有多处刀伤,肿得象脸盆一样,衣服上全是血,都结硬快了。
  要不是冬天穿着棉衣棉裤,李秀英可能早就没命了。

       

李秀英在鼓楼医院接受治疗
 
  处于昏迷状态的李秀英很快被送进了一楼大的病房内,当时她已有7个月的身孕。
  第二天早上,沈文俊接班时,李秀英的宝宝没保住,流产了。
  李松山告诉沈文俊,李秀英是因为与日本兵拼命才这样的。
  南京沦陷时,因为怀有身孕行动不便,李秀英与父亲没有离开南京,而是躲进安全区的五台山小学地下室避难,当时里面已经住了20多个妇女。
  1937年12月19日上午9点多,六、七个日本兵涌到地下室,直接冲进妇女聚居的房间,专拣年轻的妇女往外拖。
  李秀英焦急万分,但又毫无办法,心想与其被日本兵污辱,还不如以死来保全自己的清白,便一头往墙上撞去,昏倒在地。
  等她醒来的时候,日本兵已经离开了。

       

 
五台山小学难民收容所
 
  精疲力尽的李秀英躺在床上,想好好休息一下,这时候,腹中的宝宝正在蹬她。
  刚烈勇猛的她思量:撞墙不是办法,自幼学的一点武术,也许能派上一点用场。再遇到日本兵图谋不轨,索性豁出去,与日本兵拼了。
  这天中午,外面又传来一阵皮靴声,日本兵又来了!
  这次是三个人。
  他们把男人赶开,把两个妇女带到另外一间屋子里,准备奸污。
  这时,一个日军冲上来掀开被子,准备解李秀英的钮扣。
  李秀英心一横:“不好,干脆和他拼了!”
  看到日本兵腰间挂着一把刺刀,李秀英急中生智,决定夺他的刀。趁日本兵弯腰的时候,李秀英一把就把刺刀拽了出来了。
  日本兵大惊失色,他完全没有想到,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中国妇女居然会把他的刺刀拔出来!
  日本兵用两只手抓住李秀英拿刀的手腕,与她争夺刀柄。李秀英用另一只手抓住日本兵的衣服,展开搏斗,用嘴咬,咬得他哇哇大叫。
  日本兵一看李秀英不要命了,力气又大,知道不行了,就“哇啦哇啦”地呼叫隔壁的同伴。
  隔壁屋里的两个日本兵听到喊声,不得不丢开那两个妇女,跑过来帮忙,两人拔出刺刀,朝李秀英戳来。
  李秀英以一敌三!
  她一只手紧紧抓住刺刀,使日本兵不敢松手,一松手,让李秀英拿到刺刀,李秀英就更厉害了,麻烦就大了。
  李秀英的另外一只手则紧紧抓住日本兵的衣领,将他拽来拽去,把他当挡箭牌,让那两个帮忙的日本兵不敢轻易下刀,只能瞅准空隙戳李秀英。
  李秀英的脸上、身上的血直往下流,嘴里也全是血,就往日本兵身上吐。
  最后,一个日本兵向她肚子刺来,她立即失去了知觉,一头栽倒在地,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了。

       

 
李秀英老人
 
  日本兵走后,李秀英的父亲以为女儿惨死,十分伤心,便找到几个邻居,在五台山旁挖了一个泥坑,把门板拆下来做成担架,抬出去准备埋葬。
  当他们抬出门的时候,冷风一激,李秀英竟然苏醒了过来,哼了一声。
  李秀英的父亲听见,赶忙将女儿送进鼓楼医院抢救。
  经医生检查,她身上被刺了三十多刀,嘴唇、鼻子、眼皮都被刺破了。
  经过七个月的医治,她才恢复健康。
  当年留在南京的西方人士拉贝、威尔逊、麦卡伦等人的日记与书信中,对李秀英的经历都有记载,美国约翰·马吉牧师还在治疗现场拍摄了影片,影片一直保存至今。
  1946年,中国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庭审判日本战犯谷寿夫时,李秀英曾经出庭作证。
  1998年,日本自由历史观学会成员松村俊夫出版了《南京大屠杀的大疑问》一书,打着“学术研究”、“检证历史”的幌子,诬陷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夏淑琴是“假证人”,企图以此为突破口,全盘否定南京大屠杀。
  1999年9月17日,李秀英愤然向日本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松村俊夫等公开登报道歉,并赔偿名誉损害费,并先后在东京地方法院、东京高等法院和日本最高法院三审均赢得胜诉。
  2004年12月,李秀英在南京病逝。
  生前,李秀英老人曾说:“要记住历史,不要记住仇恨。”
 

       

李秀英讲述受害经历
 
她说:“要记住历史,不要记住仇恨”。
  本期编辑 | 赵伊汉

  素材来源 | 《黑色记忆——南京大屠杀》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