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魏特琳日记1938年 


  --------------- 魏特琳日记1938年(十)(1) ---------------

12月1日,星期四中午12时30分,110多位客人在我们的中央楼会客厅出席了一个自助式午餐会,庆祝国际救济委员会南京国际救济委员会于1938年成立,其前身为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成立一周年,这一天也是米尔斯先生的生日。我们都希望拉贝先生也能参加,但可惜他现在在英国。3个大使馆的秘书和日本大使馆的警察负责人及宪兵代表小野先生也出席了这次午餐会,我认识小野先生。幼儿园的孩子们为委员会、也为米尔斯先生唱了一首非常优美的生日祝福歌。之后,我们走出大厅去观看种植纪念树,并合影留念。然后,去参观学习家政的妇女们精心准备的展览。林弥励为此做了充分的准备。很多展品将被保留在展览厅里。

接着,敬德学校、明德职业学校和圣经师资培训学校的特别妇女培训班的女学生们也来了。

纪念树是漂亮的雪松,这些树被种在艺术楼大门的东侧和北侧。我们或许会在附近再种一棵小一点的树,以纪念我们的难民营。

12月2日,星期五下面这件事或许是谣言,但也可能是真的:在过去3天,在南京召开了全国人民会议。会议期间,以个人名义出席者,每人每天可以得到1美元,作为省代表出席者,则可以得到50美元。这都是临时政府的所作所为。我的同事说,她曾和一位hushi交谈过,这位hushi参加了3天的会议,得到了3美元。

今天骑自行车去了外国人公墓。当地的农民说,清凉山上有士兵,但是,很少见他们下来。

穷人们正在山上拾柴火,主要是树枝和竹子。

大使馆的史密斯先生走了,可能是工作调动了。我们希望他能回来,因为他对我们很友好。

一年前的今天早上,吴博士和埃尔茜离开了南京,同一天,我和陈先生忙于张贴告示,悬挂美国国旗。

12月3日,星期六天气仍然晴朗。我早上写了实验班的讲义,下午要带高二的学生去伊娃·麦卡伦家,她准备了一个简单的小宴会。由9位姑娘组成的这个班真是太好了,她们中有1人来自明德中学、2人来自汇文中学、2人来自南京的女子中学、有1人来自第一中学、另2人来自常州。

同往常一样,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举行完球赛后,人们去福斯特家喝茶,但我没有去。

晚上,我去安娜家吃晚饭,米尔斯和盖尔博士也在那里。安娜刚从汉口回来,她说,我们不了解那里的情况。但是,在经历了这一年之后,我觉得我可以想象得出一个城市被占领后会是什么样子。

最近没有飞机活动,当然也就没有轰炸。

12月4日,星期天今天在南山公寓举行了一次英文礼拜,有40多人参加,其中包括一位日本人、3位大使馆官员以及莫兰德夫妇。

高二的学生负责今晚7时的礼拜,她们干得不错。一位学生主持了仪式。之后,她们朗诵了赞美诗,并唱了一首歌曲,还有4个人发表了简短的演讲。让她们以这种方式承担一些责任是有益的。

12月5日,星期一我现在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据说,南京出现了许多新的军队,但我在附近却从未见过。

显然是来了什么高级军官,因为城内常常戒严,任何人不得外出。

我们在校园内面对的问题是:煤仍然无法用来烧开水。我们就是无法点燃这些从芜湖运来的煤。真不知道如何洗澡。

今晚,程夫人和我都在福斯特家里,此外,还有索恩夫妇、麦卡伦夫妇、安娜和米里亚姆·纳尔(MiriamNull)夫人。

12月6日,星期二我一整天都在写信,这些信本应该是上星期写的。似乎我总不能及时回信,除非这些信被一抢而光,否则,我永远也回不完。

下午,凯瑟琳骑马,我和哈丽雅特骑自行车,一起去古林寺。在那里,我们遇上了一位年轻的僧侣,他说,现在寺里共住着7位僧侣。去年12月,许多僧侣和中国警察在古林寺的院子里被杀害了。

晚上召开了一次委员会会议,为迎接圣诞节做准备。我们将简单地度过这一节日,但是,对孩子们要特殊照顾。

今晚月光皎洁,又会有很多飞机飞往西线进行狂轰滥炸了。这一切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有人说要5年,有人说要10年。

12月7日,星期三天气依旧晴朗,已经有好几个星期没下过雨了。

莉莲斯·贝茨今天从上海回到南京,并为别人捎带回很多东西。从上海往南京运东西仍然很困难,我们还得依靠军舰。已在长江上游弋了16个月的美国军舰“吕宋号”,现在停靠在下关,即将开往上海。简直想象不出舰上的官兵将如何庆祝!中午在南山公寓举行了午宴,出席的有英国使馆的普赖西斯、长老会的阿博特斯(Abbotts)以及洛伊丝·艾丽。

陈裕华一处住宅的佣人,下午来求我们写一封信,以阻止日本人来占据这处房产。因为,裕华有一位叔父在城里,我们便建议这位佣人把玉华的叔父找来,和我们一起商量此事。

今晚月光依旧很好,我们却无心欣赏。

12月8日,星期四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

早上我们得知,从昨晚11时到今日凌晨3时,有7人被日方逮捕了,其中有6人是国际救济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已经被抓过一次的马先生这次又被逮捕了。似乎没有人知道原因。到今天晚上,有一人被释放了。米尔斯和索恩自然很焦急。下午6时,我们见到了那位被释放的农民,他说,他们曾得到保证,今晚不会被伤害,而且,安村牧师安村为日本浸信会牧师。将尽全力帮助他们。我想类似的威胁将不断增多,直到所有有尊严的人全部离开南京。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