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他是约翰·拉贝。南京人对这个名字不会陌生。
  请您仔细看,上面这两幅图,左边是拉贝旧照。右边是苏绣代表性传承人之一梁雪芳女士依据这张旧照绣的拉贝肖像,将于5月16日(本周六)在我馆开幕的《锦绣和平——梁雪芳刺绣艺术展》中展出。这是本次展览全部作品中,梁雪芳最满意的一幅:“我用水墨色的丝线来绣,有时用一丝,有时半丝,收放开合就在几针间。”
  拉贝和南京人之间,有着一份跨越80多年的守望相助与涌泉相报的情谊。这些年来,我们一刻没有忘记他。

  危难时分,他把大爱留在南京
  今天,越来越多的人是通过约翰·拉贝当年所写的日记来了解1937年日军攻占南京后所犯下的暴行,以及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们救助难民的义举。
  约翰·拉贝1882年出生在德国汉堡。1908年受雇主派遣来到中国。1909年10月25日,他与来自汉堡的邻家姑娘多拉在北京举行婚礼。



  1911年,拉贝进入德国西门子公司北京分公司。因勤奋认真,他很快被提拔为西门子北京分公司的经理。这期间,拉贝的女儿格雷特尔和儿子奥托相继出生。



  1930年,西门子公司总部任命拉贝为南京分公司经理。此后,他与南京这座城市的命运紧紧交织在一起。1932年,拉贝一家搬进了位于南京市广州路小粉桥1号,这栋青砖红瓦的两层小楼。



  1937年8月13日,日军开始进攻上海,15日战争的硝烟波及南京,对南京进行无差别轰炸。拉贝安顿好妻子,独自回到南京。他发现,德国大使馆早就来信,敦促留在南京的本国公民务必尽快撤离。经过慎重考虑,他决定冒险留下。
  为安全起见,拉贝请人在自家院子里修建了防空洞。很多难民来到拉贝家中防空洞避难。



  1937年11月12日上海失陷。11月20日国民政府被迫迁都重庆。随着战事变化,偌大的城区范围内,哪儿才可以找到一块安身之地?1937年11月22日,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正式成立。因威望较高,大家一致推选拉贝为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
  1937年12月2日,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搬进宁海路5号。在外廊的台阶上,拉贝与委员会部分委员留下了合影。委员会布置了25所难民收容所。身处战乱中的难民,从四面八方涌进安全区。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失陷。一场人类文明史上的空前浩劫开始。由拉贝领导的南京安全区总共救助了25万多中国难民的生命。他在广州路小粉桥1号的住所,保护了600多位难民。
  1938年1月,西门子公司上海总部要求拉贝撤离南京。拉贝表示,南京难民需要他,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也需要他。他不能抛下他们不管。但在西门子公司总部再三敦促下,拉贝不得不离开南京。得知他要离开的消息,明妮·魏特琳女士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为他举行了告别茶话会。茶话会结束后,大批难民围住大门,请求拉贝留下。他沉默着,穿过人群。
  2月23日,拉贝在南京下关码头登上英国蜜蜂号炮艇离开南京。两个月后抵达德国柏林。5月2日,回国后第17天,拉贝在德国放映了美国人约翰·马吉拍摄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动态影像。他还连续发表4场演讲。拉贝深信,德国政府会对日本进行强烈谴责。

  生活困苦时,南京人援助他
  1938年6月8日,拉贝将日军在南京实行大屠杀的暴行写成报告汇报给希特勒。结果却等来盖世太保,将他与6本日记,以及马吉影像一同带走。幸亏西门子公司总裁卡尔·弗里德里希以拉贝在国际上享有声望为由,将其保释出狱。
  1945年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拉贝因纳粹党员身份被调查审问。战后德国物资匮乏。拉贝每天早晨7点多去上班,一天干12小时重体力活,只能换取一些面包和汤。此时的他显得瘦小苍老。
  1946年,南京市民得知拉贝一家经济陷入困境,自发成立“劝募救助委员会”。提案很快获批。几日就募得1亿元,经国民政府批准,按市价购买美金2000元,辗转汇至德国援助拉贝。由于德国战后状况恶劣,有钱也买不到食物。时任南京市市长沈怡亲笔签署文件,要求以最快速度,在瑞士购买食品,每月寄给拉贝,并邀请拉贝回中国安度晚年。
  中国政府提出,如果拉贝回南京,将提供住房和终身养老金。1950年1月5日,拉贝突然中风,当晚不幸离世,终年68岁。


  2014年8月,南京市档案馆研究馆员夏蓓,从馆藏的110万卷档案中,找出5卷南京人民资助拉贝一家的历史史料原件,向拉贝嫡孙托马斯·拉贝展示

  重修拉贝墓园,开启感恩之旅
  拉贝逝世后,他的亲人将他安葬在柏林西郊的威廉皇帝纪念教堂墓园。因德国方面对墓地使用有期限,到1985年,拉贝墓地占用时限已逾期。
  1997年1月,拉贝的外孙女莱茵哈特夫人让儿子取回了拉贝的墓碑放置在自家的车库中。此后,拉贝的孙子托马斯·拉贝向中国驻德国大使馆表示,希望能续租拉贝墓地,重修拉贝墓园。南京市政府得到消息后十分重视,决定给予必要的支持。


  1997年4月,拉贝先生的亲属将拉贝原墓碑赠送给纪念馆

  2013年10月,拉贝纪念墓园修建完成。2019年7月,纪念馆代表去拉贝墓地拜谒献花。

 
  柏林当地时间2019年7月3日起,由江苏大剧院原创的歌剧《拉贝日记》在柏林大剧院和拉贝的家乡德国汉堡世界顶级音乐厅易北河音乐厅等地陆续上演,开启感恩之旅。





  同期,拉贝的曾外孙克里斯?莱因哈特与其养女安吉丽娜?莱因哈特等国际友人来到南京,参加首届南京紫金草国际和平夏令营。安吉丽娜?莱因哈特说:“曾外祖父约翰·拉贝先生曾经说过:‘好事需相让,恶事莫相推’,这句话影响着我们家庭。我们家庭一直在接纳、照顾逃难到柏林的难民。”


  克里斯?莱因哈特(左一)和安吉丽娜?莱因哈特(右一)

  疫情之下,驰援拉贝后人
  拉贝的孙子托马斯·拉贝是德国海德堡大学医院的医生。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一直坚守在一线。他给中国驻德国大使写信求援:医院急需一批抗疫药品。


  托马斯?拉贝

  南京得此消息后,纪念馆等紧急行动,爱心企业迅速采购。620瓶指定药品、200套防护服、30000只口罩等筹措到位。除向拉贝后人捐赠外,南京还向海德堡市政府、海德堡医学院捐赠医疗物资,帮助他们渡过难关。北京时间4月17日17时33分,这批物资从南京飞抵德国,目的地是海德堡。物资包装纸箱上所贴图标是中德两国国旗,上方南京大报恩寺琉璃塔和海德堡古桥并肩而立,两只大手紧紧相握,“并肩战役,南京与你同在”。



  守望相助、共克时艰
  一段时隔80多年的跨国情谊
  有了温暖延续

  编辑 | 俞月花
  校审 | 李  凌 赵伊汉
  签发 | 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