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一年前的5月5日 13:20
  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韦绍兰老人离世
  终年99岁
  明天是她的周年祭 我们怀念她
  纪念馆工作人员曾在老人生前多次前往探望
  那些合影照片 我们一直珍藏着
  韦奶奶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
  以下是我馆工作人员张亮写的回忆文章
  谨以此文怀念韦奶奶
  愿天堂里不再有苦痛
  ……
  再回听
  韦绍兰奶奶生前唱的这首歌,
  我的眼眶不禁湿润了。
  她是这样温暖的奶奶,
  爱笑爱唱歌,
  说的话像自然流露的诗歌一样;
  她受过天大的委屈,
  一个人默默把苦楚深埋心底,
  仍能平静地说:
  “这世界真好,
  吃野东西都要留出这条命来看”

  2017年和2018年,我和同事陆续探访了全国各地的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幸存老人,倾听她们讲述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在这些老人中,广西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幸存者韦绍兰奶奶,是截至目前,中国大陆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中,唯一公开身份承认生下日军血缘孩子的幸存者。
  她是一位忍辱负重又顽强刚毅的老人。我最初对韦奶奶的印象,来自郭柯导演的纪录片《三十二》,片中所记录奶奶的一言一行,深深地感染了我。我心里默默盼望能有机会前往看望老人家。
  2018年年初,我和同事刘广建一同前往广西荔浦,探访慰问韦奶奶。
  荔浦县,隶属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是一个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古邑。这里四面环山,风景秀丽,气候宜人,韦奶奶的家就坐落在离荔浦县城不远的小镇上。
  到达荔浦县城的第二天一早,我们按照地址找到了韦奶奶的家。韦奶奶佝偻着背,正低头在院子里扫地。我上前跟她打招呼。她饱经沧桑的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容,温和的眼睛里闪烁着慈祥的光芒。看着韦奶奶腿脚不便,我伸手想接过她的扫帚和簸箕,但奶奶朝我摆摆手。韦奶奶已年近百岁,她还坚持自己洗衣,只要能做的事情她都自己做。94岁以后,才不再种地。



  老人进屋后坐在一张黑色沙发上。她拍拍沙发,示意我坐下。我贴着老人身边坐下来,握住她的手。这是一双尝尽人间辛酸的手,血管凸起,满是褶皱,像已经干枯的老树皮。这双枯瘦的手指上还有裂口。尽管当地气候很暖和,可老人的手却冰凉。
  韦奶奶的听力不太好。我们的交流多半是用手势比划,交谈内容主要围绕老人日常生活。韦奶奶的外孙告诉我们,那段痛苦的记忆使老人警惕性很高,每天晚上,她都会仔细检查房门有没有关紧,连床底下都不放过。
  探访当天,天气特别好。我和韦奶奶来到院子里晒太阳。天空湛蓝,远处群山连绵起伏。我们手拉手,什么话也不说。韦奶奶望着我咧着嘴微笑。她纯真的笑容融化了我的心。



  战争的阴影虽在她心里成了挥之不去的梦魇,但面对生活,她选择坚毅和不屈。她曾和混血儿子远赴日本揭露和控诉侵华日军带给他们的伤害。
  临近午时,我们准备返程。我拉着韦奶奶的手,依依不舍地说:“奶奶,下次有机会,我再来看您!”“好啊,欢迎下次再来!”她答。走出韦奶奶家门的一刻,我的泪水已夺眶而出,内心百感交集。
  写这篇走访笔记时,结尾本来是:“韦绍兰奶奶老了,她的身体日渐衰弱。希望大家都来关爱她。祝她健康长寿!晚年幸福!”可曾想,如今却要改成:“韦绍兰奶奶走了,我们都很怀念她,祝福她在天堂里一切安好。那里没有战争,没有欺凌,没有苦痛。”
  韦奶奶没有等来的道歉和公道,相信终有一天必将到来。让我们再看一看奶奶,记住她的样子,她清澈的笑容,和这背后默默咽下去的眼泪和伤痛。



  作者:张    亮
  编辑:俞月花
  校审:李    凌 赵伊汉
  签发: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