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2月22日,浙江省绍兴市中心医院隔离病房一位3岁的小患者治愈出院,向护士阿姨鞠躬致敬。
  巧合的是,上世纪初,时任杭州广济医院(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院长、英国人梅藤更先生查房时,面对小患者的鞠躬致谢顺势回礼的一瞬,也曾被摄影师抓拍下来。
  这看似穿越的巧合,其实是医患间永恒的真情


  梅藤更

  梅藤更生前有句名言:“好的医生应该具有3个‘H’:Head是知识,Hand是技能,Heart是良心。”
  他做到了,他的继任者也做到了。
 
  “显仁”的广济医院

  根据浙江文史资料的说法,浙江省有西医,就是开始于英国人的广济医院和广济医校。
  1881年,26岁的梅藤更被英国基督教圣公会派往中国。他带着妻子在浙江传道,并创立了广济医院。



  医院初创时仅有三间陋室,虽然规模不大,但却是浙江省输入西医的开始。
  梅藤更四处奔走不懈努力,到了1884年,医院有了候诊、门诊、手术室、药房、办公楼等,设施也逐步完善。
  随后梅藤更又在1885年创设了医校——广济医校,医校校址就是附设在医院内的余屋,辟为课堂和实验室,进行教学。辛亥革命后,改称为广济医学专门学校,同时继办广济药学堂,后改名为广济药专门学校。


  广济医校

  梅藤更对医院的核心价值定义为“显仁”。
  在当时,广济医院为慈善医院,几乎从不收取诊金,或只收取少量药费,住院的病人,只需支付少量伙食费即可。医院的开销依赖各界捐赠。
  梅藤更要求医生在医院里不能大声说话,有交流需一旁轻声私谈;见面不能冷漠不语,须相互问候;行走不穿硬底鞋,避免发出声音。
  当年有个四五岁的小病人,从来不笑。冬天,他穿着厚棉袄,像个矮脚鸡,梅藤更就模仿大公鸡,把腰弯下来,慢慢直起,身子往后仰学鸡叫,“咯咯咯”打鸣,把小病人逗得忍不住“哈哈哈”大笑。
  虽然都是些小细节,却反映出了医护人员对患者无微不至的仁爱。
  1926年,梅藤更退休回国。
  1934年,梅藤更去世,墓碑上刻有中文“仁爱而劳”。

  “杭州的拉贝”

  1921年12月,又一位英国人带着妻子到了杭州,他受命去广济医院任职,他叫苏达立。
  1928年10月1日,苏达立担任该院院长,成为了梅藤更的继任者。


  苏达立一家

  1937年8月14日,杭州上空爆发著名的“八一四空战”,从那天起,广济医院开始接治受伤的中国空军及其它受伤人员,数星期内达万人。
  1937年12月24日,杭州沦陷。
  除了治病救人,广济医院又承担起难民收留、分流等救难工作。医院曾经收治上千名抗日伤兵,接纳过25000多名妇女和儿童。
  苏达立自己则经常到杭州周边巡查,救助难民。
  有一次在杜桥,他救出遭日军大炮轰击的村民33人,第二天又从大火中救出数位妇女。在另一个村子,苏达立和医院员工与日本兵遭遇,出示红十字会证件后仍被日军带到部队检查核准后才被放行,此行又救出23人。


  广济医院内的难民们

  1941年12月8日,日本对英国和美国宣战。
  1942年11月11日下午,苏达立被日军宪兵拘捕,先后被关押于日军设立在上海、北京的外侨集中营,受尽折磨,直到1945年日军投降。
  由于苏达立在1937~1942年间,带领着许许多多医务工作者,为杭州百姓提供了一个生命的避难所,有人也称他为“杭州的拉贝”。


  苏达立和广济医院工作人员

  不变的是医者仁心

  1949年,杭州解放。
  1952年浙江省人民政府正式接管医院,并更名为浙江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现更名为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经过100多年的建设与发展,目前浙医二院成为一所具有鲜明专科特色的现代化研究型综合性医院。
  现在,浙医二院的核心价值观依旧是“患者与服务对象至上”。
  时代变迁,不变的是医者仁心。


  浙医二院门口,梅藤更与小病人的鞠躬铜像

  编辑 | 赵伊汉
  史料 | 《历史的见证——杭州市抗日战争档案史料展》专题报道之四(杭州市档案局、钱江晚报);《杭州广济医院、广济医校与英人梅滕更》(浙江文史资料 2019.3.3 孙序裳);浙医在线
  审校 | 李凌 俞月花
  签发 | 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