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2月7日,武汉机场,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医疗队到达武汉,偶遇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医疗队伍,两队医生护士隔空呼喊“加油”。他们将共同接管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
  至此,“北协和、南湘雅、东齐鲁、西华西”,都已奔赴武汉,号称医疗“王炸”。


  值得一提的是,这声问候“来头不小”。1937年抗战时期,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就曾是战友,他们在成都华西坝合并办学——华西协和大学。

  “五洋学堂”

  1905年,英、美、加三国的五个基督教会决议在中国西部创办一所“规模宏大、科学完备”的高等学府,地址定在四川政治文化中心成都,名为华西协和大学。由于是五个基督教差会联合建立,成都市民都又把它称作“五洋学堂”。
  由于华西协合大学校址土地平旷,北傍锦江,风景清雅,所在地便有了“华西坝”的称谓。


  华西协合大学全景图

  学校按照西方著名教育家波尔顿、张伯伦的设计,按西方教育体系办学,设文、理两科。
  在管理上,则是仿照牛津、剑桥大学的体制,实行“学舍制”,每个差会建立和资助自己的学院,管理自己的资金和设备,学校则提出教学大纲,制定录取、考试标准。
  1914年,华西协合大学开设医科。三年后,一位叫林则(Ashely W. Lindsay)的加拿大牙医学博士主导开设了华西协和大学的牙科。随着牙科教师的不断增加,华大牙医学的教学质量不断上升,并逐渐奠定了自己在医学界的地位。


  艾西理·渥华德·林则

  抗战中保留中国教育火种的地方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沦陷区的大学纷纷内迁。
  四川省聚集的高校最多,约有46所。成都接纳了约8所。
  在民族危难之时,为了友校不致停办,学子不致辍学,华大敞开怀抱迎接友校和逃难的师生。
  从1939年到1941年,私立华西协合大学与同属教会学校的金陵大学、齐鲁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燕京大学在华西坝上共同招生,联合办学,另外,东吴大学生物系、协和医学院的部分师生也在此借读。教育的星星之火依旧在蜀地发光发热。
  此时人们将华西坝五大学誉为“BigFive”(五强),也习惯地称这一时期为抗战“五大学时期”。

  来源:纪录片《苦干》

  前方的腥风血雨还在继续,但到底有了一块相对清静的治学之地。
  国学大师顾颉刚先生当时来到坝上曾这样说过:“在前方枪炮的声音惊天动地,到了重庆是上天下地,来到华西坝使人欢天喜地。”


  1943年 五大学的学子举行毕业典礼

  四川是大后方,华西坝更是成都的“小天堂”,但在这风景如画的“天堂”里,办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教师待遇不高,教育家、华大第一任华人校长张凌高说:“本校教职员的待遇一向是公开的事实,比较任何大学都在低劣……最近某大学的学费已增至百二十元,又学校假借食米问题延期开学。但个人以为无论时局是何等艰苦,能开学就开学,多上一节课,就多上一节课。这都是学校上所以报效国家,下所以成全学生。”


  张凌高

  最困难的几年,华大非但未随波逐流提高学费,裁减生源,学校在校学生却从过去的335名增加至1300名。
  张凌高常年身着一件补丁西装,常用“十年不制衣,穿破衣教学”,“前方有啥吃啥,后方吃啥有啥”激励师生,并自己带头降低工资。


  1939年私立华西协和大学校园全景

  1941年,抗战进入到最艰苦的阶段,物价飞涨,学校经费紧缺,师生生活困苦。
  当时公务员每月有5斗“平价米”补贴生活,张凌高八方游说,竭力为华大与五校的教职工和学生争得这一优待。


  华西协和大学校门

  抗日战争胜利后,华西坝上的外地大学陆续回迁,五大学联合办学落下帷幕。
  私立华西协合大学恢复,并且也新办了一些专业,成立了自然博物馆、大学医院,开始探索医、教结合及文、理、医、牙医学相互渗透等问题。


  1945年,成都,华西协和大学。威廉·迪柏/摄。

  1949年,成都和平解放后,人民政府对华西协合大学实行军管监督。
  1951年10月,人民政府收回教育主权,接办私立华西协合大学,改校名为“华西大学”。
  1953年10月,卫生部将华西大学更名为“四川医学院”,开始焕发新的光彩。
  1985年,四川医学院改名为“华西医科大学”,后者于2000年与四川大学合并,现为“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


  图片来自:《中国国家地理》2008年02月  摄影/周孟棋

  “爱人如己,尊师重道,精诚无间”
  这是华西协和大学百年前的校训
  百年后
  我们欣慰地看到
  他们再次并肩奋战

  综合自 | 成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中国国家地理
  审校 | 李凌  俞月花
  编辑 | 赵伊汉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