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哐哐哐……”
  人们一锤一锤地给棺木钉钉子
  这是“慰安妇”题材剧情片《大寒》的开头部分
  这一画面寓意着
  用生命凋零的痛楚
  警醒后人不忘历史
  也是将触目惊心的日本军国主义罪行
  钉筑在耻辱柱上



  她们
  是侵华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
  在最美好的少女时光
  惨遭日军无情践踏
  原本美好的人生还未开始
  就已凋零



  2019年
  5位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与世长辞
  虽然离开了我们
  但她们永远凝视着这段历史
  等待着正义的来临

  韦绍兰

  韦绍兰(1920.7-2019.5.5) 
  广西省桂林人

  1944年冬天,24岁的韦绍兰被日本士兵抓走,在慰安所遭受了3个月非人折磨,期间怀了身孕,逃出慰安所后生下了一个孩子,取名罗善学。因外人的偏见,罗善学一生未婚,与母亲相依为命。

  汤根珍

  汤根珍(1920-2019.5.9)
  湖南岳阳人

  1939年春夏间,日军来到岳阳县麻塘镇抓走了年仅19岁的汤根珍,把她送进日军慰安所,饱受摧残,手臂被打断,还被强行灌避孕药,致终身未育。她在慰安所里被日军折磨了4年才逃了出来。

  金华奶奶


  金华奶奶(1926-2019.6.2) 
  浙江金华人

  16岁那年,日军冲进村里将正在午睡的金华奶奶强行抓走关在当地的日军据点。一个月后,她被同村开展地方武装革命工作的徐姓兄弟带人在后半夜救出。
  大约一周后,她外出买东西时不幸再次被日军抓走,并被带至金华中山码头日军据点及雅堂街“慰安所”受难,前后受害时间长达3年。

  杨桂兰


  杨桂兰(1920-2019.8.21)
  湖北通城县人

  杨桂兰在通城的娘家被日军掳走,关在附近的一处祠堂里。娘家的亲戚知道后,求人帮忙将她救出,她的受害时间有10多天。

  陈美英


  陈美英(1926.4.13-2019.12.13) 
  湖南浏阳人

  1944年春夏之交,18岁的陈美英被日军掳走,关押在一间民房内,遭到日军的凌辱,然后连续被日军折磨了28天。在随日军到达醴陵泗汾休整时,陈美英已经病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后来,陈美英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得以逃脱,最后被家人抬回了家里。

  去年4月13日,纪念馆工作人员和老人家人一起为老人庆生

  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
  先后有20万中国女性被迫充当日军“慰安妇”
  目前中国大陆登记在册的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不足20人
  不断递减幸存者数字令人揪心
  伤疤与痛楚未曾远去

  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
  在这场历史的“大寒”中
  呼吁着真相
  等候着正义的来临

  走过大寒,就是立春
  我们坚信
  公道和正义终有一天会到来!

  审校 | 李凌 赵伊汉 俞月花
  编辑 | 潘琳娜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