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12月3日
南京
上午9:45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家庭祭告
在我馆死难者名单墙前举行
最新确认并镌刻上墙的死难者周万荣的女儿
以及最近在名单墙上找到亲人姓名的魏祥发一家
都冒着-2℃的低温来到现场
祭奠离开自己多年的亲人
 
 
父亲的遗言:“快带小妹回去吧”


近日我馆新确认了一名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周万荣
11月29日
他的名字被镌刻在我馆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名单墙上
成为墙上的第10665个名字
周万荣的女儿陶秀华(原名周成娣)
得知父亲的名字被刻上墙后
执意带着儿子从苏州来我馆参加家祭
 
1937年12月14日陶秀华只有10岁
35岁的父亲和其他中国同胞被日军抓走
她领着小妹从热河路一路追到挹江门
押送的日本兵开始殴打这对小女孩
父亲周万荣远远扭过头说
“丫头,快带小妹回去吧,带小妹回去吧”
这一别就是82年
......
 
今年已92岁的陶秀华站在父亲的名字前
不住地说着
“叶落归根了,叶落归根了”
接受我馆采访时老人说
“看见爸爸的名字刻上去
我的心也就定了”
 
找到他,了结了多年的心愿
1937年12月13日
车夫魏绍民由于拒绝给日军带路
被乱枪打死
留下妻子和魏祥发等7个孩子
 
魏祥发多年的心愿
就是把父亲名字刻在死难者名单墙上
我馆工作人员查找了大量档案资料
发现在名单墙上有一死难者“魏少明”(音同字不同)
 
 
原始资料显示
魏少明家庭住址及遇害情况、妻子魏张氏姓名
与魏祥发提供的情况一致
经鉴定
死难者名单墙上的“魏少明”
和魏祥发所说的父亲魏绍民应为同一人
 
今天
魏祥发的女儿、女婿来到家祭现场
在魏绍民的名字前
魏绍民的孙女婿王庆说:“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一家都激动不已,热泪盈眶,再次感谢纪念馆圆了我们一家人多年以来的心愿。”
 
魏绍民的孙女魏冬梅(左)与孙女婿王庆(右)在爷爷名字前
 
追思亲人,传承记忆,祈愿和平
除了周万荣和魏绍民的家属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夏淑琴、葛道荣、马庭宝、艾义英
今天也带着自己的二代、三代
在名单墙前
祭奠自己故去的亲人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以及死难者的家属
都在老去
南京大屠杀记忆传承的重任
已经落在他们的二代甚至三代肩上
 
今天上午在我馆举行的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代传承记忆行动发布会上
我们公布了一组数据
截止11月份,我们共收集了82位幸存者家庭的761位幸存者后代信息登记表及幸存者后代家谱,并导入数据库。
幸存者后代中,男性396人(52%),女性365人(48%)。
后代中年龄最大的为幸存者第二代,今年已经79岁。最小的一位幸存者后代,目前才5个月大。
经统计,能够参加记忆传承行动的399人,其中二代155人、三代154人、四代89人、五代1人。
 
幸存者二代、葛道荣之子葛凤瑾说:
“今后,我们要延续父亲走过的路,做一名和平使者,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传播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
让更多的人铭记历史面向未来,正视历史,珍惜当下。”
 
幸存者四代、马秀英重孙女马雯倩说:
“作为幸存者后代、作为新时代的中国青年,我承诺会传承好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
守护不能忘却的记忆,捍卫不容否认的真相,维护来之不易的和平!”
 
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会长张连红
总结了传承记忆行动一年来的效果
他表示:“作为幸存者后代,他们与幸存者朝夕相处,对战争创伤体验更有“切肤之痛”,
这一特殊身份,在传承南京大屠杀记忆的过程中,他们的作用不可取代。”
 
纪念馆馆长张建军:
“今后,本馆将继续开展去世幸存者及死难者后代的信息调查采集工作,
同时我们也倡议更多的幸存者后代们积极参加此项行动,为南京大屠杀这一世界记忆传承续写新的篇章,
为人类和平贡献新的力量!”
 
 
审校 | 李凌  俞月花
摄影 | 杨梦秋
编辑 | 赵伊汉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